Kickstarter出貨問題提案者的獨白:曾經,我希望生命裡沒有「群眾集資」

Kickstarter出貨問題提案者的獨白:曾經,我希望生命裡沒有「群眾集資」


2014 年 10 月,我的首個群眾集資專案 Rockwell Razors 以 15 萬加幣 ( 約台幣 370 萬 ) 的金額,順利達標。看似光鮮的成果卻在三個月後變調,我一腳踏進群眾集資的禁區,將不堪的成品出貨給約 2,500 位支持者。在 21 歲大學的尾聲,我多希望自己從未聽過 Kickstarter。



時間快進到 2016 年 3 月的現在,我不僅順利畢業,還在贊助者們的支持下,成為新創企業家。我是如何從群眾集資的深淵爬起,而後有今日的成就?讓我娓娓道來這一路的經驗與教訓,藉此分享給對群眾集資與創業抱有憧憬的人,或者也可以當作各位茶餘飯後的小娛樂。


跌進群眾集資的溫柔鄉


在一個週二晚上,我在 Kickstarter 上為產品發起集資專案,金額目標設在 $12,000;隔日起床,數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帶來 $18,000 的贊助,同時我的信箱也被各種期待、鼓勵的言論淹沒。這些美好立刻使我深深地為「群眾集資」的魅力著迷。

我與共同創始夥伴投入數月的時間,研發一款新一代安全刮鬍刀,那時的我們不懂市場行銷手法,甚至連集資專案的影片與介紹頁面都非常陽春。即便如此,藉著小眾部落格的介紹、地方電視台的露出,以及上天垂憐的小幸運,最終我們集資到 $148,000 加幣,伴隨而來的還有幾千件產品訂單。

但必須釐清的現實是,我們並不是國外現有的供應商以 Kickstarter 為通路重新包裝販售,而是得從基礎零件開始製作、從零到一的挑戰,甚至我們沒有真正的量產製造經驗,就被推向來自 2,500 位引頸企盼支持者的訂單斷頭台。

美國的一家鎔模鑄造生產商,在我們集資計畫前,便提供我們相當實惠的報價,它們按我們產品設計稿打造的原型樣品也非常完整、符合期待,因此我們毫不遲疑地向他們下了數千單位的合作訂單。


初生之犢不畏虎如我們,甚至沒有實地勘察製造商的生產過程,就直接要求附近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協助將產品運送給贊助者。出貨的前幾個禮拜,我們也僅利用兩天的空檔,向物流公司說明產品的包裝與組裝流程。接著便回學校慶祝這個睿智的委派外包計畫,考完試後快樂地回家過節。


戳破假象般的幸福泡沫

原先我們承諾將於 2014 年 12 月發貨完成,但卻因製造商的遲延及第三方物流公司的節日人力吃緊,導致 2015 年 1 月贊助者們才陸續收到貨品,「成功地」毀了他們以為會如期收到聖誕禮物的美好心情。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才意識到自己鑄下大錯:生產期間從未造訪過製造工廠、並未做產品組裝及品質的內部控管。我們並未將所有生產可能發生的狀況納入考量,只是一味樂觀的認為進展順利,因此想當然爾,我們的專案在 Kickstarter 上遭逢罵聲一片。

更糟的是,產品的開箱文與回饋意見一面倒向負面評價,如野火般蔓延於 Kickstarter 專案頁、部落格及各論壇。這意味著產品品質低劣並不是單一個案,而是全面性的問題。我失神地在公寓窗前放空了大概六小時仍餘悸猶存,然後意識到必須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因此我們迅速召回於第三方物流公司尚未發送的貨品。

你大概很難理解,那時的我每天收到幾十封大同小異,批評你是騙子、你的專案是一場爛騙局的電子郵件,而我也只能耐心地一封封回覆「真的很抱歉」。

我聽聞一些 Kickstarter 專案的提案人,在收到一連串贊助者的怒罵信件與負面評論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完全能理解他們因為這些莫大壓力而成為「逃兵」的選擇。


墜到谷底

當產品被退回多倫多,我利用大學的課餘時間逐一進行品質監測,而後歸納出與支持者一模一樣的結論──這個產品爛透了!


當初加工廠商給我們看的原型樣本是利用 CNC 的精密儀器製作而成,無法代表之後投入生產的單位皆能有如此好的品質保證,但當時的我們被 Kickstarter 上的定單量卡死,又沒有經驗,於是疏於檢查工廠的生產情況。

基於對贊助人的負責,我還是想交付完整的產品。而後我尋求到一位親切友善、經驗豐富的機械師,能將搞砸的產品按原先設計藍圖的期待重塑。這個解決方案令我欣喜若狂,於是我發信向贊助者表示可以免費進行產品更換。

儘管機械師技藝精湛,一個人要負荷幾千支的剃刀模板修改,難免手忙腳亂,我的品管亦沒有發覺過度打磨的問題,於是悲劇再一次重演,抱怨與憤怒的信件朝我撲來。


自憐墮落,抑或選擇履行承諾?

當時我喪失支持者對我的信任與尊重,畢業論文的壓力也搞得我焦頭爛額,但我仍希望兌現承諾,這樣的信念直至 2015 年 3 月,我在公寓地下室鑽研的一堆廢鐵,終於蛻變為符合要求的剃刀。於是我向支持者宣布,可以免費發送及更換終於完成的完美品質刮鬍刀。

這中間我很幸運地被引薦給一個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團隊,他們提供給我以下結論:鎔模鑄造技術並不適合精密儀器。當時以低成本大量生產不銹鋼零件的想法,反而得不償失;因此我們利用剩餘的 Kickstarter 資金以及自身的儲蓄倒貼,改採更精密的金屬粉末注射成型技術 ( MIM )。


撥雲見日的快樂結局


2016 年 1 月所有免費更換的刮鬍刀開始出貨,鑒於先前的教訓,這次我們制訂非常嚴格的品質管制標準,親自檢查每一樣要運出的貨品。

Rockwell Razors 集資計畫的規模,也許就商業模式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但這段波折的旅程,卻代表我解決問題的態度,以及未來我的承諾是否還能取信於人的關鍵。


自去年 9 月聯合創始人離我而去後,我正式接管公司的經營權,並將預購通路聚焦於傳統零售。至於公司接下來的產品,是否會再次投向 Kickstarter 的懷抱?我想會的。有了先前經驗的養分,將孕育出如何精彩的集資專案,我拭目以待!  


本文編譯自:VentureBeat,《How my Kickstarter blew up my life》,作者:GARETH EVERARD


--

本文引用自《CrowdWatch群眾觀點》,一個專注在觀察群眾募資產業新聞網站,希望透過報導、匯聚群眾的力量,每天改變世界一點點!收集更多群眾創意,請關注群眾觀點!


延伸閱讀
群眾集資後的仿冒問題:台灣AQUA 團隊怎麼看中國 LYRE2?
群眾募資可以催生好設計,也能打造理想園!
SAVIORE創新滅火器,更加融入居家生活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群眾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