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設計】屬於台灣山、海、溪的色票「邊緣色」

【台灣設計】屬於台灣山、海、溪的色票「邊緣色」


灰灰髒髒的石頭,與礦石相比有一種被邊緣化的感覺,這是「邊緣色」命名的由來。不過他們卻挖掘了台灣這些不起眼的小石子,替石頭們找到了新的應用方式、新的觀賞角度、新的生命。

2017 新一代設計展的最後一天,也是金點新秀獎頒完獎的隔天,獲得視覺傳達設計類獎項的「邊緣色」依然熱情地在展區解替大家講解。





組員陳欣婷和黃于珊說,整個將石頭變成可以作畫的粉彩的過程,都是組員們一步一步實驗出來的;呈現在我們面前的顏色沒有加入任何化學色素,完全來自石頭本身的顏色。

每個顏色都取自台灣不同的地方,主要來自山、海、溪,像是在北海岸撿到的紫色、在南投山上撿到的藍綠色......等等,每顆石頭都是組員們跋山涉水撿回來的,相當珍貴。她們還記錄下了石頭的地點、經緯、海拔等,就像石頭的出產地、身分證一樣。下面先欣賞一段「邊緣色」撿石頭的紀錄影片。



聊到當初進行時最困難或印象深刻的地方,欣婷和于珊毫不思索就一起說出:「將石頭磨成細粉的過程,石頭太硬了,很難磨細。」因為是第一次接觸,所以根本不知道要用什麼機器,於是到了生產陶瓷的鶯歌,想說那邊的磨釉機可以試試,幾個人就這樣在鶯歌的工廠慢慢問、慢慢找,後來問到「高速研磨機」的源頭,就是最後找到的這間工廠,很幸運的是工廠願意讓她們使用這些機器,那時候每天都在工廠裡面一直磨石頭。



最後粉彩的成品都是經過洗淨、敲碎、研磨、水漂、烘乾、塑形等繁複的步驟而成。她們解釋,高速研磨機磨製的過程是濕磨,出來後必須烤乾,烤乾會結塊結塊,又要再一次磨成粉,才得到夠細的粉。

得到夠細的粉之後,會開始加入一些天然的東西,最重要的是黃耆膠,它是一種天然的樹脂,然後就會凝固,之後就可以開始塑型,粉彩的比例,也是多次實驗後的結果,而有些粉彩中有紋路,則是在塑型時製造出來的。詳細製作情形可以在下面的影片中了解。



在粉彩完成後,接著就是運用了。她們請到西班牙藝術家 Guim Tió ,和擅長製作粉彩的土撥鼠進行試繪,還收到顧客回傳的作品呢!欣婷和于珊補充,將粉彩的粉刮下來加水,可以像水彩一樣有渲染的效果,如果加亞麻仁油就可以像油彩一樣作堆疊,應用相當廣泛。



西班牙藝術家 Guim Tió 與畫作合影。



土撥鼠用 6 樣色彩畫出豬小姐。



顧客用邊緣色粉彩作畫,回傳的作品。


最後聊到未來有沒有可能量產,她們笑著說,目前除了資金的問題之外,也必須更了解之後石頭採集、原料供應的模式,才能穩定量產。



希望透過攝影集塑造粉彩新的型像,也特別到了當初石頭彩集地點:山、海、溪去拍攝。

設計理念、作品介紹、特色亮點......等,可上淘靈感「學生畢業展|邊緣色 UNNOTICED – 100% 石頭製粉彩」了解。


延伸閱讀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導人民》 顏料可能來自木乃伊
顏色就是要一起分享!Black 2.0 力拼最黑的黑色
壟斷苦果 卡普爾被禁買最粉紅粉紅色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ㄇㄞˋ 點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