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創作

2021台電「瓩設計獎」得獎作品精選!以再生能源與環境永續為題的設計海報、創意短片

 
用電激出設計想像力!近年致力能源轉型與推動退役材料再利用的台電,不僅要發展綠色循環經濟,更要打造友善的永續環境,而舉辦第21屆的台電「瓩設計獎 kW Design Award」競賽,即以「再生能源」及「環境永續」為競賽主題,藉由平面海報設計、創意短片和創意品設計三大類別,邀請社會各界與學生融合電力議題與設計美學,發揮創意想像力,本篇則帶你看看本屆「瓩設計獎」平面海報設計與創意短片精彩得獎作品!

專訪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捕捉風起台灣!窺探台灣秘境風景鏡頭後的動人故事

「台灣原住民目前有幾族?」「13族... 嗎?」「不對,是 16族。」說到台灣原住民文化,旅台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信手拈來地問起這個問題,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竟然答不出來,因此若說小林賢伍比台灣人更了解台灣之美,某種程度上並非誇大其詞。最著名案例,無非是他鏡頭下的宜蘭抹茶山(即「五峰旗山」),如同糕點般柔軟可愛,讓台灣人更加認識這個過往不知的山林秘境,甚至趨之若鶩地動身前往,我們才知道生活在台灣的自己,其實因為習以為常而缺少了發現的眼光。

超現實主義「盜夢者」聯展4大亮點!一展曼雷、篠山紀信、鄧南光等大師經典之作

從去年泰德美術館的「跨越國界的超現實主義」大展,到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以超現實主義小說為靈感出發,「超現實主義」近年來在各國美術館、博物館,以及國際藝術節中,可以說是非常熱門的的藝術探討主題。台北「亞紀畫廊」(Each Modern)近日就舉辦超現實主義聯展「盜夢者Paprika」,匯集曼雷、篠山紀信、植田正治、侯俊明、鄧南光等多位國內外藝術大師與當代藝術家,展現他們如何在創作中從現實躍入夢境!

粉色鳥世界!攝影師Claudio Contreras Koob捕捉墨西哥尤卡坦半島的紅鶴世界

位於墨西哥猶加敦半島(Yucatán Peninsula)的Ría Lagartos生態圈保護區(Ría Lagartos Biosphere Reserve ),是紅鶴最重要的棲息地之一,每年這些粉紅色的大鳥都會湧入這裡的濕地環境,進行繁殖,光是2021年,官方就登記有大約1.5萬個紅鶴鳥窩和3萬隻成年紅鶴,而墨西哥攝影師Claudio Contreras Koob則捕捉下這些有著粉色羽毛的鳥類世界!

將大地縫合、替樹木穿上內褲!法國藝術家Estelle Chrétien以各式媒材幽默玩轉生活風景

放寬眼界、任想像力穿梭在日常生活中所見的事物,說不定會看見有趣的風景。法國藝術家Estelle Chrétien在偶然相遇的風景中,放入自己的自由聯想,用多元的媒材與技術,嘗試創作出時而幽默時而具批判性的作品!

精巧皮雕藝術!台灣藝術家段安國「浮相」用皮革雕塑人偶呈現人生百態

傾注了30年心血於皮革雕塑領域,台灣雕塑藝術家段安國將他對現世的觀察、所思所想,寄託於手塑皮革,其創作以人物為主體,題材從向百工百業致敬,到對精神領域、神明境界的叩問;技藝重點聚焦於人體自然肌理,從面部表情再到全身肌肉的展現,無一不細細揣摩塑造。窮極大半輩子的藝術實驗精神,透過精選的9件作品、和從未公開的2件全新創作,在三川工作室的策劃下,以《浮相》為名,在台北boven café自5月6日至15日展出!

海澤維克獻給英國女王登基70年賀禮!350棵幼樹盆栽組成樹木之塔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這句話大家都聽過,只是願意當出錢出力但未必能享受到成果的前人,好像不是很多,英國海澤維克設計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計畫在6月2日到6月5日,在倫敦白金漢宮外發表「Tree of Trees」裝置,用350棵幼樹盆栽打造出一座21公尺高的樹木之塔,做為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登基70年的白金禧年慶祝活動「女王的綠色樹冠」(The Queen’s Green Canopy)的一部分,盼望發揮拋磚引玉的效果,鼓勵大家為打造綠色環境一起努力。

毛衣變身隱形斗篷!攝影師Joseph Ford、藝術家Nina Dodd的保護色毛衣創意攝影

保護色可以幫助動物隨環境改變體色,躲避敵人,或是捕食獵物,身為大部分動物天敵的人類,天生就沒有保護色,但這卻沒辦法阻止人類想要融入周遭環境的企圖心。攝影師 Joseph Ford 和編織藝術家 Nina Dodd 合作的針織迷彩(Knitted Camouflage)系列作品,利用客製化毛衣,讓穿著者完美的與四周融為一體,然後透過 Ford 的鏡頭記錄下來,每每看了就讓人會心一笑。

曲家瑞個展亮相台北誠品畫廊!以「肖像畫」留住時代的人、生命時間

是媒體人、大學教授,也是作家與藝術家,擁有多重身份的曲家瑞將在5月4日於誠品畫廊舉辦個展,透過繪畫呈現她對身邊人與物的觀察,其中展出的多幅肖像畫更是其近年來所專注的創作主題,「東方藝術家畫東方人物的肖像不多,我想,總要有人記錄這時代的人吧!」曲家瑞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