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置藝術

腦內風暴上映眼前!數位裝置藝術「消融的記憶」滾動伊斯坦堡
在辦公室常常會需要團隊成員一起腦力激盪,替眼前的問題想出比較好的解決方式,而在英文裡,腦力激盪稱作 brainstorming,如果照字面直翻就是「頭腦風暴」。媒體藝術家 Refik Anadol 在今年初於伊斯坦堡展示了數據驅動裝置,就將腦內風暴的過程真實、立體地呈現於觀眾面前。 Anadol ...
喚起人們對雨林和瀕危動物的關注,VHILS 「達班努里猩猩」雕刻壁畫
隨著印尼政府批准建設一座水電站大壩,以及批准了對大猩猩的捕殺,藝術家兼社會活動家 VHILS 就接二連三地創作了一系列「鑿刻壁畫」,把這次活動中即將遭到捕殺的受害者—漂亮的「達班努里猩猩」—畫在了建築的牆面上。VHILS 是 Splash and Burn 的最新會員,他的真名叫做 Alexand...
掉入黑白漩渦!120 支麥克筆譜出 360 度沉浸式裝置
走進這個充氣式的乙烯基氣球中,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黑白森林、蜿蜒的小路和幾乎被漩渦覆蓋了的天空,這麼震撼的場景,是藝術家 Oscar Oiwa 和五位助手,花了兩個禮拜和 120 支麥克筆共同完成沉浸式裝置 Oscar Oiwa in Paradise – Drawing the Ephemeral。...
這牆,很自然!Philodendron Xanad 的穿牆盆栽裝置
Philodendron Xanad II / Site specific installation in exhibition ‘7×11’ / 2008 / Heden, Den Hague (NL), Courtesy Ruben Bellinkx / Geukens & De Vi...
50 顆迪斯可球反射上百光點,精算光影與隨興舞力的場域
洛杉磯音樂中心 首先,大編必須承認自己的肢體非常僵硬,所以跳舞似乎是件此生無緣的活動,有的時候會在電視或電影看到一些復古舞廳的畫面:男男女女拋開自我擺動,圍繞著迪斯可球放鬆熱舞,內心總是有些羨慕又不願意獻醜。美國有兩位藝術家就用 50 顆迪斯可球,搭配精算的光影變化,將歡愉的舞池魅力升級。 CLI...
彷彿一吹即散的「線畫」,給夢想的家突破平面的空間
多倫多紡織藝術家 Amanda McCavour 用線和縫紉機,創作出介於 2D 和 3D 之間的雕塑裝置作品,McCavour 在一種會在水中溶解的特殊布料上刺繡,當布料溶解後,這些縫線就會由線化成面,懸吊在空中,就好像憑空而出的「線畫」,看似風一吹就會解體,實際上,這些交錯著的縫線卻十分強韌,...
Hans Op de Beeck 的「石化」藝術,沉浸於抽離色彩的寂靜世界
The Collector’s House, 2016. 德國藝術家 Hans Op de Beeck 習慣使用塗層木材、聚酯纖維、染色石膏等材料,創造出真人大小的雕像和沉浸式環境,這些材料將 Op de Beeck 的作品變成一整片啞光灰,反而讓欣賞者有種置身於黑白世界,只有自己是彩色的錯覺。 ...
2018 香港巴塞爾,藝聚空間帶來 12 項大型藝術裝置
周育正作品《刷新、犧牲、新衛生、傳染、清新、機器人、空氣、家政、阿姨幫、香煙、戴森、現代人》。圖 / 取自 Art Basel。 2018 香港巴塞爾藝聚空間(Encounters)展區,為連續第四年由雪梨 Artspace 行政總監 Alexie Glass-Kantor 策展,本次將呈現 12...
從士林學到台北燈節,藝術家用作品訴說士林老故事
圖片由以紙,雕 成。若涵提供。 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所規劃的士林區文化生活廊道以「來去士林學:」為主軸,希望能傳遞新舊融合、青銀共創的理念。士林有來自先民開墾而繁華的舊街與新街,也有舊河道改造的新開發區,新舊住民之間透過交流共同打造更好、更有溫度的的士林。這次邀集到的藝術家,在士林的許多小角落做了一...
來去士林學:一起走訪你沒到過的士林!
本次由臺北市政府所規劃的士林區文化生活廊道,歷經 2 個月的前期研究,深入訪談在地里長及意見領袖,並且召開專家座談與市民工作坊,邀集大家的想法一起挖掘老故事、創造新士林!更邀集到三位藝術家,在士林的許多小角落做了一些改變! 【合作藝術家—賽先生科學工場創意總監 林厚進】 賽先生所設計的設計裝置「重...
藝速公路:阿布達比羅浮宮的互動畫廊
阿布達比羅浮宮的高速公路藝術畫廊。圖/© Louvre Abu Dhabi, photography by Mohamed Somji. 世界上第一個也是唯一的高速公路藝術畫廊近日誕生。配合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到 3 月中旬的創新月活動,阿布達比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宣布在連接杜拜...
歡迎光臨複眼屋,用螞蟻的視角觀察世界
昆蟲的複眼是一種由不定數量的小眼組成的視覺器官,能夠計算自身和所觀察物體的方位、距離,進而幫助昆蟲作出快速反應和行動。複眼的解析度比較低,但是視野比較大,因此透過複眼看出去的世界,其實是和我們人類所看到的世界,可說是非常不同。 美國藝術團體 Pneuhaus 為普塔基市文化藝術節(Pawtucke...
第 1 頁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