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置藝術

紅線交纏的盤絲洞:從不滿足的藝術家Chiharu Shiota塩田千春
The key in the hand, 2015, 日本館, 第 56 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 義大利, 攝影:Sunhi Mang 透過她錯綜複雜的針線裝置作品,日本藝術家 Chiharu Shiota(塩田千春)同時表現了記憶和懷舊、光線和色彩、美麗和失去等主題,這些元素交織在一起,給裝置所在...
日常小物的秩序感,超療癒的規律幾何陣列變化!
來自紐澤西的物品排列狂Adam Hillman,在過去幾個月似乎有病入膏肓(誤)的跡象,從早餐麥片到辦公室物品,幾乎每件日常生活小物,都能讓他創作出更複雜的排列組合,儘管每件作品都需要花上好幾個小時衡量、裁剪、排列,卻始終讓他樂此不疲,非要布置出相互對稱的圖案不可,並將最棒的作品放到Instagr...
這個櫥窗很不一樣!東京銀座店鋪以神經波動說明人們如何被洗腦(?)
東京設計工作室WOW inc.最近與資生堂旗下全球品牌創意部門team 101合作,為了明年即將推出的新產品,而在銀座推出了以神經科學為主題的系列作品,包括:神經波動、互動牆,以及商品房,設計團隊利用腦神經的變化,為客戶和產品之間搭建動態的橋樑。 走入店內,第一個看見的就是「神經波動」,圓形的雷射...
被凍結的魔法冰束,巨型壓克力仿雪花結晶
聖誕節快到了,雖然在台灣要過白色聖誕有點難,不過看著多學科藝術家兼建築師Philip Beesley的最新作品Astrocyte,應該或多或少可以彌補大家的遺憾。 Astrocyte看起來就像某種盛開著的巨型雪花結晶,被時間凍結在半空中,使得欣賞者得以在其下慢慢品味。事實上,這項裝置藝術並不只是掛...
互動式頭型投影裝置,讓人人都成了有張14呎大臉的巨人!
如果走在路上看到特大號版的自己的臉,出現在螢幕上,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藝術家 Matthew Mohr 在美國俄亥俄州的 Greater Columbus Convention Center 推出的裝置藝術 As We Are,用24排LED螢幕打造出 14 呎高的頭型螢幕雕像,雕像和儲存各腫臉孔...
服役超過八十載的木造手扶梯,一躍成為車站最耀眼的裝置藝術
1931年,兩條木製手扶梯在雪梨Wynyard火車站開始為大家服務,244階木頭階梯不知道載運過多少乘客,並逐漸成為當地的地標之一,如今隨著火車站進行現代化改裝,手扶梯也面臨退休,藝術家Chris Fox將這兩條扶梯化為裝置藝術Interloop,懸掛在火車站的天花板上,成為另一種「為民服務」。 ...
日月潭打卡新地標「筌屋」!湖畔美景作餌,就等你來自投羅網
日月潭一直是人們旅遊放鬆時愛去的熱門景點,除了坐纜車、騎自行車、看環山的美景或吃顆茶葉蛋(?),最近伊達邵碼頭也有個新地標「筌屋」,讓你在日月潭湖畔邊欣賞湖光山色,還能體驗原住民傳統的工藝之美! 筌屋的設計靈感是來自於原住民傳統的魚撈工具「魚筌」,設計師范承宗發表過許多竹製工藝品,這次向邵族長老學...
「超可愛」的垃圾山!日本小巧思讓丟垃圾也是種生活態度
走在路上看到垃圾堆你的反應會是如何?我們的印象中的垃圾通常是又髒又臭,相信很多人應該是摀鼻快速通過或是繞道而行吧!為了改變垃圾給人的負面印象,日本的一個設計工作室 MAQ,從 2006 年開始持續地進行一項「Garbage Bag Art Work」垃圾袋藝術活動,藉由設計多款充滿巧思的垃圾袋,讓...
【歡慶龐畢度藝術中心 40 歲生日】親愛的!孩子把龐畢度藝術中心縮小了
Studio GGSV 在龐畢度中心 40 歲的生日,建構一座虛擬魔幻藝術裝置,讓孩子們大玩隱身術。(Photo Credit:Studio GGSV) 一個設計好不好,恐怕沒人比孩子更知道!為歡慶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 (The Centre Pompidou)成立 40 週年,位於巴黎的設計工作室...
精心打造的"鳥"別墅!以回收木打造3,500個彩色木屋
丹麥藝術家、設計師Thomas Dambo非常擅長利用回收再利用的廢棄物,興建各種家庭友善的裝置藝術,像是他從2006年開始的Happy City Birds計劃,就是利用回收的木頭在世界各地興建了3500個鳥屋,努力幫每隻鳥在都會區中找到一個棲身之所。 這些鳥屋主要分布在丹麥的方舟藝術博物館(A...
反光顏料帶來科幻現代感,荷蘭85年大河堤的華麗變身!
荷蘭的 Icoon Afsluitdij 大堤長約32公里,是由建築師 Dirk Roosenburg 所設計,於 1932 年靠著純人力興建、完工,是荷蘭最具地標性的防洪大堤,不過再宏偉的建築遇到歲月的無情考驗,似乎也只能低頭。 荷蘭政府在 2016 年時與 Roosegaarde 工作室合作,...
流淌一室的金色泉水,擬態液體的黃銅裝置藝術
巴西藝術家 Vanderlei Lopes 的作品,向來喜歡透過固態與液態之間的轉換,彰顯出兩者之間的張力,而照片中的這系列作品,以黃銅雕塑將水以液態暫時保留,有的從牆壁上的洞汩汩流出,有的在排水孔周圍成為一攤積水,有的甚至在時間的靜置下,留下乾掉後的「黃金」腳印、杯印,成為名副其實的「流金」歲月...
第 1 頁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