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神話與隱喻‧女人如此難為─《不,我的女兒,你不能去跳舞》

【電影吞食部】神話與隱喻‧女人如此難為─《不,我的女兒,你不能去跳舞》

導演克里斯多夫歐諾黑Christophe Honore,他和我們前兩週提及的韓國導演李滄東一樣是作家出身(但Honore以童書為主),歷年作品光譜中有些一以貫之的成份,例如歌謠香頌,《巴黎小情歌》(Les chansons d'amour,2007)是最佳例證,而與該片合稱「冬季三部曲」的《花都圓舞曲》(Dans paris,2006)、《巴黎小情人》(La belle personne,2008),這3部前作的另一項共同元素,是以巴黎城市地景為電影主角之一,簇擁著俊美公子小姐與他們氾濫的愛情。

應該是這些原因讓《不,我的女兒,你不能去跳舞》(Non ma fille, tu n'iras pas danser,2009)閃現略為特殊的色澤,本片離開都市,大量取景於布列塔尼;舊作裡熟習的年輕男女三角戀難題,這次衍生為全家庭間更大的困局,更具體也更狠心地反應現實。不過歐諾黑拍片還是愛用班底,除了女主角Chiara Mastroianni (看起來是否好眼熟?是的,因為她是凱薩琳丹妮芙Catherine Deneuve之女)外,無論如何連串門子都要出現的就是路易卡瑞Louis Garrel了。也是回顧整理中,才發現在我自己的法片狂潮期,無意間幾乎已經看過歐諾黑每部片,既不炫技也不晦澀的中庸(但非平庸)質地,極適合作為當代法國電影入門,也因量產和可親度而被冠上「法國新新浪潮代表導演」之稱號。

故事本身呢,一句話:做人的掙扎。不,是做女人的掙扎,非常非常忠實的掙扎。
Lena有一雙兒女,婚姻破局後她帶孩子投靠娘家,布列塔尼的老家有雙親與妹弟,倫常不很和睦,最緻密的關係是父母,相較子女之間,以及他們各自的婚姻狀態,父母的恩愛是高對比令人仰望的明燈,儘管這盞明燈肯定是誰付出了代價來點燃,但,這不就是選擇嗎。從第一幕我們就看得出Lena本身即是個麻煩,具有把生活搞砸的天份,無論是當女兒、姊妹、妻子,還是母親,她都是拙劣的、任性的、抗拒成為的,她並沒有真正長大,對自己無能為力,更何況應付其它關係,她做任何決定總是反反覆覆,在原地跳著繞圈的舞,自由和責任皆無法拋,兩者也都做不好,很有把人逼瘋的潛力,這時星座偏執者想必會跳出來大聲疾呼:看吶,這就是典型的雙魚座。但更恐怖的是我們指摘她步步踏錯,又理性論斷那些錯,卻不敢篤定自己會不會同樣犯錯。

電影中段突如其來插入了一齣神話劇,描述女子挑選一位能與她永遠共舞的男子做為丈夫,但無人可勝任,女子的慾望只為他人招來厄運,男人在舞蹈中一個接一個暴斃,沒有誰滿足得了她,直到魔鬼出現,這正是電影後半段Lena讓生活走向破滅的預言。歐諾黑的電影從不乏文學性,這回使上的便是神話引用與故事講述之隱喻。

 

------作者簡介------

孫志熙
吸含嚼舔聞,對電影,我永遠感到飢餓。

 

現職:
電影文字工作

曾任:
絕色奇幻報  撰稿/採訪/執行編輯
2009宜蘭國際綠色影展/
2010臺北縣電影藝術節 影片策劃


聯繫:

as67479@gmail.com



延伸閱讀:

【電影吞食部】生根的東西‧要注意─《樹上的父親》
【電影吞食部】李滄東:生命的叩問者─《薄荷糖》、《生命之詩》
【電影吞食部】治療別人的症狀前,把自己的心病醫好先─《特別服務》
【電影吞食部】同志家庭行不行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你....還沒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