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此等純情只應天上有─《山楂樹之戀》

【電影吞食部】此等純情只應天上有─《山楂樹之戀》


有時候電影忠實呈現人生,有時候電影反映某種純粹想望,想望而不可得,是因為那番奇想與現實無關,或者世上根本不存在,不過,滿足各種虛妄想像,倒也是電影的功能之一。


《山楂樹之戀》(Under the Hawthorn Tree,2010)背景是70年代初的中國,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在風聲鶴唳、人心猜忌的社會裡,也許只剩純到連接吻也省了的純情能與現實惡況抗衡,在此我們姑且視之為心理的補償安慰劑,所以故事是這樣說的:城裡的清寒姑娘靜秋,在高中畢業前一年參加教育實踐小組,為了編寫新教材,必須下鄉收集革命故事,一行人去到風景如詩如畫的世外桃源西坪村,村民和藹可親、善良淳樸,重點是那裡還駐紮了一批青年地質勘探隊,更重要的是隊裡有名陽光男孩喚作「老三」。


然後就是命中注定我愛你,隨後靜秋返城,老三除了仗著家境優渥,經常以物資救濟靜秋,或是割傷自己手臂逼迫她上醫院治腳傷,以盯哨、跟監、強加於人的施惠來顯現公子哥的控制慾外,什麼情節轉折也不消發生,兩人不僅愛上了,還立下「山楂樹之約」,而靜秋為等走資派身家轉正、等工作、等能養家,不只要等,還被母親囑咐得以處女完璧之身來等,於是老三就沒頭沒腦說要等靜秋一輩子,當然他等不成,當然他得死,因為關於愛情的誓約,唯有人死了才有可能永恆。


撇開劇情說說演員和導演吧,周冬雨飾演的靜秋,她羞澀的眼神和笑容真是乾淨得無以復加,好些個她和男主角對戲的表情特寫,在大銀幕上看來產生了令人震懾的聖潔感,雖然全都起因於如此世道,矜持守貞的男孩女孩只應天上與電影有;而以往顏色用得搶眼絢麗,這回文藝小品裡只剩一抹山楂紅,大陸張國師藝謀近年來要嘛太濃豔煽情,要嘛太蒼白純情,不走中間調也算他的風格標誌,本次與過去大反差的處理卻略像栽了個跟斗,除去性衝動的情感,實是出於無知而非純愛。


如果你對轉場字卡不會太過敏,對生離死別催淚戲也沒有太大抗拒,你只想暫時避離過於犀利的三角關係,渴望一種超脫俗世的純白體驗,那麼本週上映的《山楂樹之戀》還是需要一看的。
 

------作者簡介------

孫志熙
吸含嚼舔聞,對電影,我永遠感到飢餓。

 

現職:
電影文字工作

曾任:
絕色奇幻報  撰稿/採訪/執行編輯
2009宜蘭國際綠色影展/
2010臺北縣電影藝術節 影片策劃


聯繫:

as67479@gmail.com



延伸閱讀:
【電影吞食部】暗地裡的俠義風骨─《讓子彈飛》
【電影吞食部】免於迷失的重擔─《冰封之心》
【電影吞食部】只願死在亮光裡─《黑天鵝》、《太陽浩劫》
【電影吞食部】那顆石頭可能還在等你─《127小時》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你....還沒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