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許鞍華開過最文藝的玩笑─《黃金時代》

【電影吞食部】許鞍華開過最文藝的玩笑─《黃金時代》

thegoldenera_still_3rd_02.jpg?itok=8aX7c03D
2014年金馬獎頒獎台上,許鞍華為獲得最佳導演獎致詞:「本來想為藝術犧牲,沒想到會站在這裡,我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熟悉許鞍華生平的觀眾,應該就能理解她為何執著於蕭紅這位女作家,大學專攻文學的她,進入電影業後曾拍攝《書劍恩仇錄》、《傾城之戀》與《半生緣》,卻都遠遜於她其它的成功作品,落得挫敗收場,她曾說自己再也不碰文學改編,之後的創作生涯便以寫實見長,成為現今我們所熟悉的許鞍華,但很顯然,她仍不可自抑對文學的熱愛,畢竟投入《黃金時代》之時,她已接近從心所欲的年紀,可能因此更想撕掉自己廣為人知的標籤;又,蕭紅曾對友人訴說「自己將孤苦以終老」,一名單身邁向老年的女導演,恐怕心底也不時會浮現這樣的恐懼吧。



photo_0.jpg?itok=bSmP2Dtv
在一大群只著眼於主角行為的觀眾眼中,《黃金時代》好比《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 生》,蕭紅像個不斷跟錯男人的職業小三,總是愛上有婦之夫,又總是在開展新戀情的時候懷著前男友的孩子,但我們應當理解為:那時代二十出頭的女人,已可比擬現今的大齡剩女,遇到單身好男人的機率實在太過渺茫,做為舊社會中一位忤逆同代人思維的女性,她到底是主動自發要驚世駭俗,或者被動受命運捉弄,又怎麼理得清。


p5929342a188448077.jpg?itok=GkTdILqo
《黃金時代》片名本身已是一則反諷,千萬別將時空背景想像成張愛玲式浮華斑斕的民國上海,實際上鏡頭不斷吐露著主角們的又冷又窮,終其一生無論感情或生活都過得顛沛流離的蕭紅,亦自嘲地在孤處異國、愛人外遇、導師逝世之時,於信中寫下「這真是黃金年代」;而這部帶有批判與控訴意識、執意要違背敘事常規的電影,被安排在去年中國十一國慶檔期,更是一樁白金級的黑色幽默:耗資 3.5 億台幣的重量級製作,票房最終僅收2億半,因為它壓根不是一部閤家觀賞老少咸宜的商業大戲,而是編導雙方以高理想處理的反劇情片。


thegoldenera_xiaojun_feng_shaofeng_05.jpg?itok=i2--AN1l

不過,若要我打從心裡給幾句觀影感想,我會說它是宛如天降華語影壇甘霖,具備電影最狹義之要素,諸如高度的背景知識考據、高度的文化美學含量、高度的,表演說服力、高度的敘事結構創新企圖,更重要是芸芸大片市場裡,幾近絕跡的 「真電影」。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電影吞食部】誰沒有過那最美的時候─《重返20歲》
【電影吞食部】寂寞寂寞不好─《共犯》
【電影吞食部】太綺麗、太甜蜜、太銷魂的驚人傑作─《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