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熱的畫筆,兩千多度燒熔玻璃創作

最火熱的畫筆,兩千多度燒熔玻璃創作


說到玻璃藝術,大部份的人會想到的不外乎是吹玻璃等裝置作品,東京出生、西雅圖發展的藝術家市川悅子(Etsuko Ichikawa),則是選擇利用烙畫的手法,將經過華氏2100度(約攝氏1149度)高溫融化的玻璃,在特製的厚紙片上作畫,讓我們見識到玻璃藝術不同的樣貌。


 

2100° / 451° from Etsuko Ichikawa on Vimeo.

烙畫又被稱為燙畫,通常用燒熱烙鐵後,在物體上熨燙出烙痕,透過不同的力道和火候,可以燙出豐富的層次與色調。而市川悅子的玻璃烙畫,則是使用燒融的玻璃在紙上作畫。玻璃經過高溫融化後,看起來就像一枝大根的毛筆,在紙上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燒灼焦印,頗有國畫的東方韻味。

為了避免紙張著火,市川悅子動作十分迅速,也正因為如此,她的每一勾一勒、一拉一頓,一撇一捺、一點一擦,就如同行雲流水般的令人著迷,透過導演Alistair Banks Griffin的鏡頭記錄下來,這才讓我們發現,原來不只是完成品是藝術,藝術家創作的過程也是。










延伸閱讀
以火燒灼的畫布,Steven Spazuk 的燒灼技法
小心火燭!用火作畫的藝術家Steven Spazuk
把最優美的芭蕾舞姿封存到玻璃三明治裡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來源網站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