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身障但不悲情,法國的喜劇本色─《貝禮一家》

【電影吞食部】身障但不悲情,法國的喜劇本色─《貝禮一家》


纏綿悱惻或者瘋癲亂來的愛情故事,幾乎是人人都熟悉的法國電影招牌套路,但他們其實還有一個容易被觀眾忽略的強項──勵志喜劇片。怎樣的主角可以成為勵志情懷的投射對象?一種是有夢想但遇到重重阻礙的人,一種是先天背景相對弱勢的人,而《貝禮一家》非常機巧地讓二項條件一次滿足:主角 Paula 出身務農的聾啞家庭,她是父母與弟弟中唯一的健全人,她不但能聽能說,擔任家人與外界的手語翻譯,而且還在無意間被老師發掘了她的歌唱天賦。




這樣「弱勢」的人物背景為什麼還能是喜劇?法國與亞洲社會的根本差異便在此明顯展示了。最大的關鍵點,就是他們故事裡所謂的身障人士、弱勢族群,從來都不是悲情苦命的,而就只是具有特質的角色,照樣可以開玩笑,可以生氣、狂喜、失落、有尊嚴、選市長──和所有其它人一樣;而多數的亞洲作品呢,身障角色總是被設定了一副「身障就是他唯一的個性」似的,不再去考慮他做為人的複雜性,只想賣弄可憐、賺人熱淚。所以法國的《貝禮一家》大可怡然自得、以輕鬆幽默的喜劇為基底,就像《逆轉人生》。



接著說另一個重點,《貝禮一家》這樣一個以中學校園出發的故事,之所以能夠如此豐富有層次,而不像台灣談來談去都是霸凌與家庭問題的最大原因,就在於教育體系對人文藝術的重視,女主角就是為了和暗戀的男孩一起上合唱課,才有被鼓勵去巴黎報考音樂學校的戲可以演,劇情也才能再拉出一條練唱經典歌曲、宣揚音樂文化的線;再舉其它法國片為例,《藍是最溫暖的顏色》、《 我和我的小鬼們》中,都能從上課內容來發展故事,延伸出角色的深度和篇幅,或整部電影就是圍繞著學校課程,這兩部片還都是在城市裡的學校,但《貝禮一家》可是發生在小鄉村,可見得法國的教育制度並沒有太多城鄉差距,這是本片除了感人親情、勇於追夢、笑淚交織以外,值得多加思索的潛議題。



 

《貝禮一家》也是 2015金馬奇幻影展的片單之一,以下為電影預告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誰是完美的呢?積極樂觀又勇敢面對人生的人最美!
盲而不茫,靠觸覺展現繪畫熱情的盲人畫師John Bramblit
不被疾病打倒的美麗,叫做自信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