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那些不放過自己的,都叫傻子─《一個勺子》

【電影吞食部】那些不放過自己的,都叫傻子─《一個勺子》


2014金馬獎影帝、最佳新導演得主陳建斌,他的導演處女作《一個勺子》在事隔一年、歷經片中男配角王學兵涉毒風波後,終於上映。這中國近期的一票原是當紅演員,後因電影業大熱而想一圓導演夢的包括徐崢《人在囧途》系列、趙薇《致青春》、鄧超《分手大師》,甚至蘇有朋《左耳》,皆選擇了熱鬧賀歲、青春懷舊等致力於營造夢幻泡影的大片路線,當然以上並無敵視娛樂片的意思,只是這麼一比,就讓陳建斌顯得特立獨行──《一個勺子》除了緊扣他的西北出身背景,也將鏡頭照向城郊地區真實、粗礪的一面,如一則簡潔有力的寓言。




拉條子(陳建斌飾)和金枝子(蔣勤勤飾)夫婦是整起事件的核心,他們被夾在謀生本份和功利社會的中間孤軍奮戰,原著小說裡的主角務農,電影改動為牧羊人是更加貼合題旨的設定──既圈養著做為生計的羊群,同時自己也成了投機份子眼中的待宰羔羊。他們純樸心軟、道德標準高、不願意獨善其身,原本不情願地接濟勺子(傻子的西北方言)竟也慢慢生出了責任感,好不容易送走了勺子罪惡感卻又來了,儘管老婆哭喊「現在的社會好人沒好報」,拉條子仍難以理解人類的壞心眼與詐騙行為,當其它人前仆後繼奔上唯利是圖的輸送帶,那些留在原地不斷質問為什麼、學不會放過自己也不加入遊戲規則的人,就叫做傻子。




「傻子」在故事中段就因為被人領走而從此消失,成為拉條子口中的一個代名詞,他到底何許人也?從主角做的惡夢(夢見自己刺死躺在羊圈裡的男人,結果那男人就是自己)和去影印店委製尋人傳單(老闆問傻子的姓名,拉條子卻回答自己的名字)兩段暗示來看,傻子其實是主角自身的倒影吧。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全村拷貝率99%,奧地利最美小鎮的複製版在中國
超不真實的彩虹山,就在中國丹霞地質公園
失落的海底城,中國版的亞特蘭提斯「獅城」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