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藝術,舞動大海的節奏-晶英國際行館 Silks Club × 永添藝術

用藝術,舞動大海的節奏-晶英國際行館 Silks Club × 永添藝術



音樂響起的時候,畫面中一簇金色的焰火燃燒,點點星子飛舞;周圍一道道蓄積的能量從外濤湧而至,凝聚在火焰頂端、形成一顆溫潤華美的金球。忽然,金球離重而起,串串金珠帶來了海上日光,照耀在綢緞一樣深藍色的海面上。陣陣波濤送來曠遠的浪潮聲,那是港灣悠揚的歌唱;數顆金球自水中騰躍而起,陽光映照處,一幢低調恢宏的建築甦醒了,窗影、竹影倚落大廳,隨著時間變換姿態;金球在室內奔馳,牽引著觀者的視線穿梭在「晶英國際行館」的各個角落。




這是深耕高雄 20 年的御盟集團,特邀金獎導演陳奕仁為旗下頂級商務飯店「晶英國際行館」所拍攝的官方形象影片,在三分半鐘的影片裏,運用了縮時攝影與細膩的動畫,讓金球在行館中巡禮:縱深 33 米氣派典雅的總統行館、坐擁繁榮市景與海景的行政套房、無塗漆料觸感溫實的原木地板、可在夕陽餘暉中縱情悠游的泳池、日本知名米其林星級餐廳 Ukai-tei、二割三分純米大吟釀獺祭清酒等,呈現出飯店高端的建築美與盛情的款待精神;除此之外還有一項十分特別,便是飯店之內豐富多樣的藝術作品,令人目不暇給。







晶英國際行館」在規劃之初便有「藝術入館」的想法,這個想法不單純是在飯店四處擺放作品而已,而是除了作品展示以外,還要借由飯店高規格的內外建築藝術、與作品相輔相成,成為彼此的舞台;換句話說,行館既是飯店也是藝廊,展示的是作品,更是臺灣當代藝術的創造力。而這一切的推手,就是「永添藝術」的執行長邵雅曼。

邵雅曼原是旅外的藝術人,直到 2017 年回國、接下飯店藝術進駐的專案;其後,思考了飯店與自然環境的對應關係和人文背景,她以「海洋」為主題進行規劃,邀件的藝術家從已負盛名到新銳創作者,透過他們眼睛來閱讀不一樣的海洋。邵雅曼表示:「我們想要做的,不是想去挖掘那個自己不曾存在過的年代,我們其實希望透過某種方式重新認識、並且很真實的去面對自己存在的位置。現在的我們,不管背景是源自於某一種「文化」、或某個「國家」、或者是「在地」的人、或是某個「世代」的人,當我們從「藝術家」的角度去看待這座島嶼的時候,將會看到一些我們自己忽略的視角,而每一個疑問與答案本身,它們終究會找到一個最好的方式去共存。因為我們是世界的人,每一個個體眼中的「好奇」,才是面對世界等級最高的一種態度。」




於是整座飯店就像一個小型的當代藝術空間,從大廳開始、到 29 個樓層的廊道、客房裡,皆可見各類型的作品,147 個行政套房,就是 147 個藝術家的露出平台,加上公共空間的展示,約莫 200 位藝術家共襄盛舉。

在陳奕仁導演所拍攝形象影片中的金球,即是設置在大廳、德國藝術創作團隊 Art+com 為飯店創作的 4D動 力藝術雕塑《舞動的粒子》,168 顆金屬球以鋼絲線懸吊,排列成 14 乘以 12 的矩陣;上方天花板鑲嵌鏡面、地上有一方水池,金球就在此間隨著音樂節奏上昇下降地舞動。有的時候整齊劃一,有的時候像海風吹著浪;再如無規則的雨珠下落,蜻蜓點水、爾後升至鏡中世界,四周光影珊珊。《舞動的粒子》象徵了高雄海港城市的特色與海洋的親密關係,也展現出晶英國際行館坐落在經貿園區核心眺望高雄港、欲與國際接軌的雄心。




大廳之側備有沙發的「永空間」,放置「永添藝術」選書以及郭奕臣以新媒體藝術製作的《序|篇章》,將紙張作為書頁,放置在海岸邊,海風吹起一頁頁空白,可以用任何東西來填滿,一段旅途述說一個故事,這是故事的起始。二樓吳繼濤的畫作《菊島夕照》記像澎湖海岸美景,傍晚的金色陽光將礁岩剪作剪影,強烈又瑰麗的光影對比,給觀者色彩澎湃飽和又孤獨的視覺感受。另外荷蘭裔藝術家 Hendricus Gerardus Wichers 創作的《漣漪》,是雙層鋼材編織作品,展示在 16 樓半室外牆面。太陽西下的時候,鋼線編織的漣漪網住了金色的落日斜陽、紋理映照在地面,留下時間也為之駐足的凝結美感。邵雅曼的油畫作品《天子觀》系列展示於總統行館之中,與《無題》一起靜默自然的獨白。





廊道間的作品展示旅途的縮影,旅途中的每個發現都將成為永恆的美好,作品類別擴及金工鐵件、陶瓷琺瑯、木雕竹刻與玻璃礦物等。28樓雲垂樓餐廳外,是擅長以自然為元素創作的北歐藝術家 Olafur Eliasson 的作品《月相》,12 個透明材質製作的圓球排成環形,從晶透象徵滿月,漸漸換作陰影如同月蝕;若有兩人同時從作品兩側邊來欣賞,這邊的晶球裡自己是直立映像、對方是倒立映像,反之亦然;賞月的人在月之外,也在月之內。此外還有朱芳毅、吳竟銍、謝旻玲、盧嬿宇等藝術家的創作,匯聚在此,廊道藝術是旅途的所見、也是旅人的所想,更是人生某段旅程的心靈釋放。







客房藝術展現的則是藝術家內在心中的土地印象;如張騰遠、莊普、陳奎延、葉芷璇、涂皓欽等創作者,他們眼中豐富的孤寂的,快樂的多情的臺灣這塊島嶼;在晨曦、夜晚,踱在路上的人,泊在港裡的船隻,泅泳海中的綠蠵龜,順風和歸心;這些說不完的心情都化成一件件圖像,真實地展示在觀者面前。去除畫框的距離感,近距離感受畫者留在作品上的創作軌跡。








而來到了飯店邀請進駐的 UKai-tei 則能享受食之藝。在空間設計上由日本室內設計大師橋本夕紀夫操刀,以「幽玄」的概念為此處點墨,他使用黑白金剛砂底的透心窯燒馬賽克、以潑墨山水的筆法,為黑白灰漸層的玻璃手工拼接,再打磨霧面;牆角處則以圓角零切割來呈現。玻璃工藝技術與美感令人印象深刻,不啻是一場充滿突破與驚喜的視覺饗宴。「松竹梅」主餐盤則是邵雅曼為Ukai-tei臺灣設計的專屬食皿,以梅花五瓣的外形象徵臺灣,背後的松樹畫青象徵日本,正面還有刺竹彩繪,竹在古時當地馬卡道原住民語唸為「Ta-kao」音似漢語發音「打狗」,即高雄古稱,故以竹代表高雄。與其他器皿一起由日本知名的「有田燒」製作,透過餐具寓意了臺灣與日本飲食藝術上的合作。




如果說完善而專業的建築與設備,是晶英國際行館堅實的外在,那麼「永添藝術」為飯店所做的藝術計劃,即是飯店人文氣息與多元藝術兼容並蓄的內在;使得旅人在行館中休憩身心靈的同時,也因為藝術浸潤再次豐富起來。而「永添藝術」在晶英國際行館專案之後,也著手擘劃「金馬賓館」,要為這個有濃厚文化與老故事的歷史建築添上新的篇章,使其成為港都高雄在文藝發展及與世界交流的精彩基地。


晶英國際行館
■ 高雄市前鎮區中山二路199號
■ +886-79730189
■ 官方網站 / Facebook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