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台灣文青早就不是學運時代的左派憤青,當年的憤青追求公平正義,現代的文青更在乎品味風尚,那當然不會是普羅大眾的無sense俗氣,而是文藝圈子裡一種縮小規模的流行,所以我們用怪咖外皮包裝著的,其實仍是台灣民族憨厚鄉愿的個性,我們崇尚浪漫和平,所以喜歡輕快的folk、indie花草系,必須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