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時候媽媽開始實行愛的教育之後,雖然不必被打屁股被打手心,但是還是要面壁思過十分鐘,小時候的十分鐘感覺跟一個小時一樣,於是小小的腦袋就會在白色的牆壁上幻想。 藝術家Daniel Arsham的朋友,大多都是建築師,所以他在建築師中的世界慢慢構築出自己對結構的愛,利用石膏,紗布,橡膠,油漆等等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