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小故事是這樣說的:先上岸的「謊言」偷偷穿上「真實」的衣服不肯歸還,固執的「真實」死也不肯穿上「謊言」的衣服,只好一絲不掛光溜溜的走回家。從此,人們眼中只有「穿著真實外衣的謊言」,卻怎麼也無法接受赤裸裸的真實。 也就說明了為什麼我們要善用白色謊言去圓場,有時候不只是要欺騙別人也要欺騙自己(欺騙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