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到程怡甄的時候,不是在畫廊,不是在藝術相關的聚會上,而是一家商業區的普通咖啡店。白白淨淨的她一襲OL的打扮,幾乎讓我以為來人是經紀人:說她是OL,嗯......氣質不太像;說她是藝術家,她卻又有著異於一般藝術家的慧詰。但有一點是一致的:絕讚的美感與超然脫俗的清新。突然想起曹植的洛神賦:「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