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一輩子就抓住這個夢了,好嗎─《重金屬叔要成名》

【電影吞食部】一輩子就抓住這個夢了,好嗎─《重金屬叔要成名》


有個圈內朋友,某次經過寫著「救救老殘窮」鮮紅大字的發票捐贈箱時,突然說,真該也弄個箱子寫:救救三種人─電影人、音樂人、設計(雖然我覺得是劇場)人。那時《海角七號》還沒上映,國片尚在黑暗谷底,而這陣子電影好像稍微救起來了,至少開始有產量、有工作做了,可是音樂人,尤其是樂團人,依舊是當中最不被社會認真看待、最難生存的一群人,這一波波復興浪潮怎麼就沒輪到他們呢?以上,是看完《重金屬叔要成名》(Anvil! The Story of Anvil,2008)這部紀錄片後想著的事。


本片主角是八0前期喧騰一時的Anvil,他們的代表作《Metal on Metal》給當時重金屬界投下震撼彈,被譽為「重金屬教父」,影響了Metallica、Slayer等超級大團,1984年登上日本Super Rock Festival,與他們同台的有Scorpions、Whitesnake、Bon Jovi這些後來專輯都賣破百萬張的巨星,唯獨Anvil沒有,他們只風光一時便從此低迷。片頭從一票搖滾大老現身說法、為他們抱不平開始,隨後我們看到如今年過半百的大叔身材走樣、頂上稀疏,卻仍認真留著長髮,為籌措錄音資金到處打零工,大家嘲笑他們一意孤行,但大叔不曾忘記年少的約定,儘管運氣超背,也要任性地搖滾到老。片尾字幕跑完後出現的照片,是導演薩夏傑瓦西在1985年跟著Anvil巡迴時的合影,他讀完UCLA電影系就到好萊塢寫劇本,與史蒂芬史匹柏合作《航站情緣》後成為當紅編導,最新劇作是基努李維主演的《亨利當盜》。


主唱Lips說,9成9的樂團根本賺不到錢,確實,Rocker要嘛傾倒眾生,要嘛就是徹底的loser,片中有一段直擊Anvil獲得歐洲巡演機會,卻因規劃不周處處碰壁,如錯過班機餐風露宿、找不到場地在街頭狂奔、收不到演出費等,在在顯示他們非常hardcore卻也非常天真,他們坦言是靠腦中不斷輪播的昔日榮景苦撐至今,電影末段,他們重回當初榮光的頂點─日本,2人驚嘆明明已過1/4世紀的事卻好像去年才發生。驀然回首數十載,沒名也沒錢的他們堅信,「所有認識的人、建立的關係、去過的地方和有過的經驗,才是人生最有價值的。」此刻,老臉上出現的率真笑容,真是太棒了。


看著銀幕上作了半輩子大夢也從不打算放棄的Anvil,想到身旁坐臥在師大公園喝酒、半夜在簡陋的租屋處席地吃火鍋、去南部表演完在凌晨回台北的客運上睡得東倒西歪,這些超過10年都在地下打滾玩團信仰著音樂的傢伙,透明雜誌、湯湯水水、傷心欲絕,還有付出不計報酬的可敬毅力、跑遍live house音樂祭與街頭搭台表演,10年來用影像記錄獨立搖滾生態的SHAME LIVE,繼續作夢吧各位,也許過不了有權有勢的人生,但每天都會是我們最喜歡、最有意義的日子。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任電影雜誌編輯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