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圈內朋友,某次經過寫著「救救老殘窮」鮮紅大字的發票捐贈箱時,突然說,真該也弄個箱子寫:救救三種人─電影人、音樂人、設計(雖然我覺得是劇場)人。那時《海角七號》還沒上映,國片尚在黑暗谷底,而這陣子電影好像稍微救起來了,至少開始有產量、有工作做了,可是音樂人,尤其是樂團人,依舊是當中最不被社會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