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如果這樣的社會也讓你覺得痛─《天注定》與賈樟柯影展

【電影吞食部】如果這樣的社會也讓你覺得痛─《天注定》與賈樟柯影展

rdn_51958b250c8d4.jpg?itok=lL9rNTH7
第一次看《天注定》是在去年釜山影展,記得當時沒有中文字幕,山西、湖北等方言聽得頗為吃力,也許因此漏失了若干細節,昨日台灣首映場再看了一次,驚訝於自己怎會那麼想哭,分分鐘感覺到的是心痛:裙帶關係下的緘默盲從、底層求生者走上歧路、莫大屈辱的忍無可忍、因巨大茫惶而殞滅的青春。四段故事不完全是虛構,它們是真實發生在中國的社會事件。太切身寫實所以太痛,「心痛」是賈樟柯在映後所分享,他無論如何要拍這部電影的動機。


《天注定》和他的處女作《小武》有同樣的最後一幕:無數張農村民眾淒慘至空白的臉盯著鏡頭、盯著觀眾,無語地質問「你認不認罪?」但在如今的社會要被逼上絕路,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困難,看看白米炸彈,看看都更,看看22K,看看核四。誰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千夫所指的「加害者」──他們僅僅是為自己遭受的迫害採取了極端反擊手段。
 

tian_zhu_ding_ju_zhao_2.jpg?itok=oqmB5hzt
u3088p28dt20130514145246.jpg?itok=fBQbbRz9
這樣的述說是殘酷的,這樣的作者是自找麻煩的,誰樂意重新經歷不公事件的暴力現場?誰樂意把好不容易結了痂的傷口硬是剝開來灑鹽?有人詬病《天注定》的類武俠嘗試,等同自己賞了過去創作路線一個耳光,我絲毫不能同意。本片從傳統戲曲裡取經,為現代冷硬議題找到一個通俗化傳播的機會,試圖警醒更多觀眾,為此我只覺得懾服。賈樟柯認為他必須這麼做,這是知識份子的職責。但願台灣有更多拍電影的知識份子,但願更多的人能去看看反映劇變社會的賈樟柯。

tian_zhu_ding_hai_bao_1_fu_zhi_.jpg?itok=cjZbL9BT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任電影雜誌編輯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最柔和的畫面,最辛辣的議題    
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外的湛藍大魚
挑戰環保與藝術極限的藝術展:「家」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