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為了Make而Make,深圳Maker faire與明和電機的啟示

不要為了Make而Make,深圳Maker faire與明和電機的啟示


"Now I want to introduce the next product."
(現在,我要跟你們介紹下一個產品)

明和電機的社長土佐信道(とさのぶみち),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又再一次讓台下的觀眾驚呼。
 

這次與DJ問號還有Kevin帶著L3D Cube,來到深圳Maker faire表演,除了展覽現場以外,我們最期待的就是這場演出。整場活動中,明和電機的表演可說是為Maker Faire通上了電,但和免費參加的Maker faire不同,明和電機的表演要價399人民幣,依舊是座無虛席。

明和電機在1960年代,是一間貨真價實的工廠,由現任社長的爸爸所創辦,但十多年後在石油危機中倒閉了,1993年,土佐信道與哥哥土佐正道重新開業,只不過這次,他們做的不是真空管,而是樂器與音樂。或許你看過他們著名的Otamatone,還有Mr.Knocky。



充滿著Maker的精神,各種意想不到、甚至可說是荒謬卻又精巧的機械構造,這就是明和電機紅了20多年的魅力所在。在台上,社長就是不斷地介紹他的產品,每次的表演就像場產品發表會,社長用怪裡怪氣的日腔英語大喊"Switch On!!!",全體社員面無表情,各就各位,然後開始演奏!而總是在台下一片驚呼時,"Broken!!!"社長面露驚訝,產品突然就壞了,又是惹著全場大笑,而社長也略帶靦腆的隨手修好,接下來繼續精彩的演出。

會後,我們和社長及社員們聊天,DJ作為明和電機的腦粉,十分好奇究竟這些神奇的產品,是如何發想出來?「我在想東西的時候,會想像一個的景象,想辦法去實現,然後,這些產品就這樣做出來了。」社長說。不論是在表演,還是在講話中,總是能感受到他對於自我實現的熱情,所有明和電機的產品都是來自這股想要亟欲表現的堅持。

這種精神,在深圳的Maker faire上顯得稀有罕見。進入展場很快地轉了一圈,300多個攤位,大部分的人,套一句DJ說的「就是為了Make而Make」。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問我們的Maker大大Kevin,有沒有看到什麼很酷的東西時,他苦思許久,然後搖搖頭。

同樣是Maker,差別究竟在哪?為何明和電機二十年多年歷久不衰,是個偉大的品牌?為何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粉絲,產品被捧為聖品?就在於他們有熱情,他們有個「景象」想要去實現,而回頭看看300攤的展區,大多大同小異。不論功能、展示、技術、外觀,全部都十分類似。

我們問這些來擺攤的Maker們「你為什麼要做機器人?」其中有個攤位這樣回答「因為機器人什麼都可以做!」沒錯,什麼都能做,就表示根本沒有想清楚要做什麼,這就是為Make而Make。玩笑地說,他們充其量就是個"make lover" (自創詞,喜歡做東西的人,大概就是music lover之類的)。同樣地,把機器人三個字換成是創客套件、四軸,或是3D打印機,全部都說得通,而這就構成了這次深圳Maker faire的主軸。

我相信,這些Maker的技術絕對不比明和電機差,甚至可說是高上許多,明和電機用的不過是許多的構造簡單的機械罷了,程式甚至二十多年沒有變化過,但是看著這些大同小異的攤位,實在是覺得可惜,真想跟他們大喊,不是這樣的啊!你們技術很酷很高大上沒錯,但是,真正人打動人心的,不是這些金屬、塑膠與技術,而是裡面的靈魂啊。

與其這麼多完成度高,無太大差異性的產品,其實更期待能看到相對粗糙,總是時不時壞掉的Prototrype,甚至是草圖也好,但總能確實覺得很酷,很炫,甚至相信,在這些破爛的東西背後,所描繪的就是一個「景象」,一個未來。如同L3D Cube的Shawn所說 "This is future!!!"

誠心覺得,不論要做什麼,都應該當作一個產品來做,產品並非一定表示是個商品。只要有目的,就是個產品,而不論這個目的為何,都要不斷扣緊。即便再荒誕不經亦無不可,那總也能像是明和電機般,出人意表,驚奇不斷。

至於這個「產品」是不是一個好的「商品」?或許丟到募資看看就知道了。



明和電機 @深圳 Maker faire 官方影片剪輯


--
本文引用自《CrowdWatch群眾觀點》,一個專注在觀察群眾募資產業新聞網站,希望透過報導、匯聚群眾的力量,每天改變世界一點點!收集更多群眾創意,請關注群眾觀點!




延伸閱讀   
第三次工業革命提前到來?比現行技術快一百倍的3D列印
用不同方式為環境盡一份心力,來Maker Faire Taipei做一台輻射偵測儀!
有用?無用?全憑想像力!「Makey Makey Go」讓香蕉也能變樂器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群眾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