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台灣電影可以也應該這麼做─《崩壞人生》

【電影吞食部】台灣電影可以也應該這麼做─《崩壞人生》


提及加拿大導演,近年最為影壇熟知、風格辨識度最高的,除了《私法爭鋒》、《怒火邊界》的丹尼斯維勒弗,應該就屬《花神咖啡館》、《藥命俱樂部》的尚馬克瓦利,而他的新作《崩壞人生》之所以該被拿來這裡談論的理由,是它的架構與題材實在非常適合台灣,無論場景、人物、價值觀都百分之百通用無隔閡,我們真的應該試著拍一部這樣的電影。一個對人生麻木的上班族,娶了某個女人只因為那是簡單的選擇,然後妻子突然車禍身亡,他有如水泥的內心卻感受不到任何情緒,慢慢藉著對陌生人敞開心胸說真話、建立關係,才總算從一直以來的沉睡中清醒。要說適合台灣,這部片的開場設定還完全跟《百日告別》吻合(但發展方向徹底不同)。




《崩壞人生》的議題和格局並不高深,在台灣應用不成問題,要花功夫的只在於建構一個你我熟知的白領角色生活細節,它使用一組極為淺顯易懂的比喻:透過拆解有形的物件、房屋,撥開表面來理解內部的組織構造和運行原理,達到梳理內心找回自我的效果,主角(傑克葛倫霍飾)也直接說出這句台詞:「從此刻開始,一切好像都成了隱喻。」在他自我追尋的過程中,協助者是單親媽媽(娜歐蜜華茲飾)和她15歲被休學、有性向認同問題的兒子──同樣是台灣片已愛用多年的設定。在此打個岔,近三四年間娜歐蜜華茲演了好幾個相當類似的角色:姿色猶存但有一點粗鄙的藍領階層單親媽媽,在《歐吉桑鄰好》中直接是操東歐口音的應召女郎,也許是為了推翻她過去貴氣嬌弱的刻板形象,但不免令人有點唏噓之感。若換成台灣版建議可用尹馨。(請參考近期電視電影《川流之島》)



最後說回導演尚馬克瓦利,《崩壞人生》綜合式驗證了他的宿命論浪漫主義a.k.a.雙魚座的公約數特質,及其三不五時就會拿出來重操的敘事三寶:monologue、flashback、唐氏症寶寶。monologue,獨白,上一部《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也是同樣的主基調,女主角念出自己的日記,到了《崩壞人生》換成男主角念出自己寫給客服人員的信,是相對容易上手的敘事策略;flashback,回溯,讓觀眾參與角色過去的生活片段以迅速對之產生情感認同,亦是為影像添加風格的利器;第三寶是半開玩笑,屬於本片片尾的驚鴻一瞥,卻也瞬間把人帶回《花神咖啡館》的輪迴流轉情懷之中,當然你得看過那部片才能被戳到神經。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跟野鬼和風一起夢遊,還有台灣的魂魄 《路邊野餐》
今年開春,如果你需要一部透見人生的好片 《年輕氣盛
半吊子的叛逆與掉漆的年代感 《叛逆年代》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