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說書人】台灣劇場界的稀有材:專訪丁乃箏

【華山說書人】台灣劇場界的稀有材:專訪丁乃箏


電影電視圈常聽到「演而優則導」這句話,而華人劇場界裡這樣的藝術家卻很稀有。「表演工作坊」的核心導演丁乃箏就是一位這樣的稀有材:能導善演,還是少數具備編劇功力的全才。


演員丁乃箏:從「蘭陵」一腳踏上舞台

她有個赫赫有名的姐夫──劇場界教父賴聲川,而劇場觀眾們對丁乃箏最深刻的印象,應該是她用精湛的演技,鮮活了表坊代表作《暗戀桃花源》中「春花」這個經典角色。



丁乃箏說:「我跟戲劇的緣分說起來挺巧妙的,我唸完書從美國回來,先是有點玩票性質的進入劇場,在台灣最早期的劇團『蘭陵劇坊』,跟李國修、金士傑、李立群、顧寶明他們一起演戲,看他們即興發展創作、排練一遍又一遍,在那之前,台灣甚至還沒有所謂的舞台劇演員這個行業……」

就這樣,從小家人眼中不愛吭聲、鮮少表情的丁乃箏一腳踏上了舞台。


編劇丁乃箏:突然就勇敢起來了

在劇團時期,和她對戲的演員個個都是戲精,也燃起了丁乃箏的戲劇魂。平常生活裡她則喜歡靜靜地去觀察人、觀察正在發生的事,這才發現,「原來透過表演去詮釋另一個人,我會有一種被釋放的舒暢感。」

「我第一個寫的劇本是黑色喜劇《來!大家一起來跳舞》,那個時候演員有郎祖筠、鄧安寧,請黃建業來導,我是編劇兼演員。那齣戲之後我才開始想,如果我再有機會自己寫劇本,我就要嘗試自己導,賴老師在旁邊減輕我的緊張壓力說,你導戲的時候,就只要管你的戲跟你的劇本,其他技術層面我幫你搞定!──然後,我突然就勇敢起來了!」


導演丁乃箏:在即興演出中累積導戲的基本功

「做導演是計畫中的嗎?」丁乃箏說:「我演出最多就是賴聲川老師的戲了,他會要求演員參與即興創作,當然會累積我們一些創作的基礎能力,你不會只是一個演員,只是背台詞,而是經常要跟著團隊一起發展情境,把劇中角色從零發展成型,再展開到無限。」這讓演員覺得劇中角色是從自己內在發展出來的,也讓台上的演出更具說服力。而就在潛移默化之中,丁乃箏完整了她的導演基本功。


作品丁乃箏:近期三齣作品,讓她又愛又糾結

《愛朦朧‧人朦朧》打著瓊瑤招牌搞笑瓊瑤。(表演工作坊提供)

近年來「表演工作坊」在台灣的新作品,幾乎都是由丁乃箏導演操刀, 她說起近期三齣作品,部部都讓她又愛又糾結。

敗犬女王完勝愛情遊戲《新龍門客棧》

劇場界人稱丁乃箏「四姐」,叫起來很有江湖味,「我小的時候好愛電影,我是標準的武俠片迷,我在想我媽怎麼不乾脆送我去學武功好了!」武俠小說、武俠電影電視,一直是丁乃箏導演路上的重要養分。這讓我想起賴聲川二十多年前導的一部武痴學輕功的電影《飛俠阿達》。

這次由丁乃箏執導、樊光耀和楊謹華主演的新作品《新龍門客棧》,創作靈感來自卡羅高多尼(Carlo Goldoni)的經典喜劇《米蘭朵莉娜》(Mirandolina),中文劇名來自導演靈光一閃想到的武俠片經典。《新龍門客棧》其實劇情非關武俠,而是部男人追逐女人、女人挑逗男人的愛情喜劇,劇情描述一位風姿綽約的旅館老闆娘如何將五個男人和愛情玩弄於股掌之間。

導演丁乃箏說,「龍門客棧的英文名是『Lone Man Hotel』~歡迎來到這個寂寞芳心俱樂部,到這裡的都是孤獨寂寞的男人,而老闆娘米蘭朵的感情豐沛,讓我又想拿《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劇裡面莎曼珊的角色來舉例,她每天床上都躺著不同的男人,我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對美國人來說,這都是一齣極大膽的戲,好萊塢終於寫了一齣戲女人是有屌的!」丁乃箏豪氣地笑著!像極了《龍門客棧》電影裡的客棧老闆娘金鑲玉。


烏龍相親傻傻分不清《愛朦朧‧人朦朧》

丁乃箏在少女時代和大家一樣愛看瓊瑤,但旁人隨劇情拭淚時,她卻邊看邊笑,「怎麼可能會有人那麼笨,會愛到這樣你死我活?」她把賴聲川推薦她看的作品──法國作家皮耶馬里伏(Pierre Carlet de Marivaux)的《愛情與偶然狂想曲》(Le Jeu de I'amour et du hasavd),改編成《愛朦朧‧人朦朧》,他在導這個劇的時候,希望就像當年自己看瓊瑤小說的感覺,「台上的人痛苦得要死,台下的觀眾笑得半死」。

她把這個 17 世紀的劇本,背景換成 70 年代的台灣,當時瓊瑤小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從一場交換身分的烏龍相親開始,丁乃箏用神似瓊瑤小說中的情節來探討階級的門當戶對,以及愛能否戰勝一切的現實面。

「有人問我怎麼不把背景設定在現代?現在有手機、現在有 Google 啊!隨便用手機 Google 一下有錢的龍公子長甚麼樣子就穿幫了!更重要的是,那是一個相信一見鍾情的年代。」

這齣戲有位靈魂人物──扮演小丁子的 Ella(S.H.E),丁乃箏稱讚她完全沒有偶像包袱,很聰明也很大膽,和兩位演技爐火純青的金馬、金鐘影帝對戲依然光芒四射。

「那『男主角龍公子』的選角呢?導演怎麼決定用樊光耀來演高富帥的?」「其實從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有很多導演喜歡用他來演老人,愛朦朧這齣戲,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高挑帥氣的龍公子!樊光耀真的正好倒過來,年輕時都演老頭兒,一直活到接近中年了,反而回去演一個高富帥,我算完成他心願了!」


表坊三十經典再現《暗戀桃花源》

再現表坊三十經典《暗戀桃花源》,丁乃箏被高度關注。(表演工作坊提供)

《暗戀桃花源》是表演工作坊的重要代表作之一,2015 年還在奧勒岡莎士比亞節連演 80 場大獲好評。林青霞梳著兩條長辮子,穿著白襪、白旗袍的山茶花形象更是讓觀眾無法忘卻,也讓後來飾演雲之凡的女演員備感壓力。

「這之前都是由賴聲川老師親自執導的,30 周年紀念版交給妳,壓力會不會很大?」丁乃箏接下經典劇重擔怕砸鍋或無法突破,「壓力大死了!我只要去碰賴老師的東西,我就不能睡好覺,他一到排練場就會說『ㄟ!那個乃箏,妳盡量、妳想怎麼妳盡量!』我只能回答『好好好~』等他再來驗收糾正時,肩膀頓時多了千斤重。」就專業領域上,兩人更像師徒,「賴老師有不滿意的地方他一定會提出來,而他有一些特質我也會盡量小心不去破壞。」

「其實像《暗戀桃花源》裡的《暗戀》其實是三個主角,江濱柳的老婆在這個版本的角色刻畫會更深刻一點。而在《桃花源》的部分,因為自己演過,會有更多想法,以前結尾比較往喜劇的節拍走,但我導的時候特別希望最後那一場老陶說著『我回不去了!』時,他無力帶兩個人去桃花源我可以處理成悲劇。」

丁乃箏認為《桃花源》的結局是非常慘、是淒涼的!因為淪陷在憤怒不滿中,都回不去了!但另一方面她深深覺得,經過了這麼多年,江濱柳跟雲之凡終於握到彼此的手、見到牽掛的人,而且是在江濱柳即將離開人世間之前,不管名分這件事,這樣的結局是溫馨、也是圓滿。這樣解讀,這版本的《暗戀》是一個喜劇!丁乃箏顛覆了原來經典中刻板印象的結局,也找到了這個版本的獨特之處。

丁乃箏從華人舞台劇獨當一面的演員、編劇、導演,到電影、電視、晚會的多棲導演,能揮灑的舞台令人稱羨,對她來說沒有刻意的計畫和安排,一切就是這麼順遂和自然而然。表坊的鎮團之寶《暗戀桃花源》被紐約時報譽為「當代中國最受歡迎的劇目」,這是部有原創性、有悲有喜的時代經典。「四姐」丁乃箏的下一步被關注著,或許不只是改編、或許不只是喜劇,期待她帶給我們更多編導演創作上的驚喜!


專訪‧撰文/齊軒  攝影/胡福財  圖片提供/表演工作坊


--

文創品牌、表演藝術、展演活動,在華山不斷集結與發酵。在這裡,我們汲取每個最動人、最具創意的故事,為你的生活帶進一點不同的體驗與感動。掌握更多好故事、好展演,趕快追蹤華山官方頻道 Facebook & Youtube


延伸閱讀
沒有時間花俏,修杰楷的簡單時尚卻絕不撞衫
創作的臍帶與孤獨相連,他用鏡頭寫下生活詩歌,專訪《孤味》導演許承傑
GIF 一秒鐘,演員十年功!好萊塢巨星的演技走馬燈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華山19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