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以女性的溫柔視角細膩記錄生命的傷痛、痕跡與真實,日本戰後攝影大師石內都將在台北的亞紀畫廊展出首次台灣個展!展中將呈現石內都早期的攝影系列,包含《1‧9‧4‧7》、《Innocence》、《Mother’s》、《ひろしま/hiroshima》、以及《Frida by Ishiuchi》等作品;現場也將展售從台灣藝術書 moom bookshop精選的石內都藝術書籍。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出生於戰後1947年的石內都,曾於多摩美術學院學習設計與織品,並自學攝影;2014年,石內都獲得哈蘇國際攝影獎,既是第三位獲獎的日本藝術家,也是第一位獲獎的亞洲女性。(石內都Ishiuchi Miyako,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成長在戰後日本的石內都,可以說是成長在日本攝影的黃金時代。在當時,許多日本攝影家開始用攝影來記錄戰後的日本樣貌,而石內都最早的攝影系列《Yokosuka Story》(1976-1977)也記錄了她成長的地方-橫須賀,一個因美國海軍駐軍而參雜著西洋文化的城市。本次的個展將展出《Yokosuka Story》之後的重要作品,由石內都的女性觀點出發,聚焦在藝術家獨特的「面對性」。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1・9・4・7#49, 1988 - 1989 _ 1994 printed, gelatin silver print, paper size 50.6 x 60.5 cm _ image size 39.4 x 54.5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透過拍攝物與人體部位,石內都長期探討著生命的死亡與消逝,以及人們最不願面對的傷痛與衰老。然而比起這類主題時常出現的浪漫氾濫,石內都的拍攝過程其實更為純粹。她在年滿四十歲時創作了《1‧9‧4‧7》(1988-1989)系列,既以自己的出身年份做為提名,也是她從街景攝影轉向靜物拍攝的首個系列。

在這些照片中, 我們會看到略顯老化的皺摺、有著主婦勞動痕跡的手掌、以及皮膚上的些許疤痕與斑點。乍看之下, 我們並無法分辨這些手腳主人的性別,然而我們可以透過刻意留長與擦塗了指甲油的指甲而看出端倪。如此的近距離拍攝與留黑背景也似乎帶有著一抹超現實感,回應著四十歲這一個不年輕也不老邁、既訝異又感傷,令人不知所措的年齡。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Innocence#5, 1994, gelatin silver print, 108 x 74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另一組拍攝身體的黑白照片系列《Innocence》(1994-)暴露了人體更為脆弱的部分,也是石內都最為強烈衝擊的作品之一。 她以自然光拍攝了許多帶有傷疤的女性身體,並刻意不露出被攝者的臉部。就臉部的缺席而言,這些傷疤不再屬於某一人,而是屬於女性的共同生命。對於藝術家來說, 傷疤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純潔」,那些身體表面的缺陷都早已在傷疤與堅強生命的面前相形見絀。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左)Mother_s#39, 2000 – 2005, C – print, 19 x 28.5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右) Frida by Ishiuchi#23, 2012, C – print, 112.5 x 76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石內都拍攝物件時,通常不會將其花俏地擺置,而是處於使用中或剛使用完的些微凌亂狀態,汲取出了遺物「還活著」的生命姿態。自 2000 年開始,石內都開始拍攝母親的身體,而她的母親也在同年因癌症病逝。在那之後,石內都整理了母親的遺物,並拍攝了《Mother’s》(2000-2005)系列。 與先前拍攝他人身體不同,石內都必須面對母親逝世所帶來的傷痛,其作品也從此越發彰顯了藝術家與被攝體之間的「面對」- 在面對情緒之外,石內都也終於能以平等的女性姿態與母親交流。在本次展出的三件作品中,母親的斷裂或乾掉的口紅仍散發著時髦的光暈,然而它們又有點像子彈,碰碰地擊打著也曾失去至親的我們。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Frida by Ishiuchi#36, 2012, C – print, 112.5 x 76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石內都也曾於2012年受芙烈達卡蘿博物館的策展人之邀,拍攝著名墨西哥女性藝術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1907-1954)的遺物。在芙烈達卡蘿傳奇的一生中,有一點與石內都從缺陷與傷痛切入的創作核心不謀而合:芙烈達 卡蘿的小兒麻痹症與車禍經歷。因此,我們可以在《Frida by Ishiuchi》(2012-2015)中看到許多的義肢、高低不齊的鞋子、以及身軀的護具-全部都充滿著芙烈達卡蘿式的專屬外觀。

這是這位藝術家的勇敢表述,也是一位女性生命最美麗的時刻,而那些簡單留白的背景提醒了一種幽微的細膩感知,石內都凝視著每一個遺物或老去的身軀,溫柔深遠,不可言喻。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ひろしま_hiroshima#52F donor:Hara, T., 2014, C – print, 33.5 x 23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日本攝影大師石內都台灣首展!以女性溫柔視角記錄遺物之美、直面生命的死亡與消逝
ひろしま_hiroshima#9 donor:Ogawa, R., 2007, C – print, 108 x 74 cm, ©︎ Ishiuchi Miyako courtesy of The Third Gallery Aya, Each Modern

而石內都最具代表性的《ひろしま/hiroshima》(2007-)系列則是在參訪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時,從館方上萬件收藏品中挑選所拍攝的衣物與物件。蕾絲洋裝、中學校服、刺繡的背包 與布鞋,這些經歷過核爆私人物品撕裂發黃,不禁使人聯想到當時的悲痛景象。不過對於石內都而言, 歷史的傷疤並不是她的主要關注。她所看見的是這些衣物的美麗,以及當時擁有者的優雅品味。石內都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面對」災難中的廣島,從死亡回朔觀看生命的精彩。

石內都個展
展期|6月24日至7月30日
時間|週二至週六12:00-19:00
地點|亞紀畫廊(台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二段79巷38號)


追蹤大人物
大人物FB大人物IG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DaMan Staff

台東小學生美感書包!「極輕量護脊書包」向陽黃蓋板、質感布貼傳遞台東晨曦活力

東京《美少女戰士博物館》30周年紀念展!集結彩色原稿、沉浸投影、珍貴藏品

推薦閱讀

更多攝影集

更多DaMan Staff

大人物 大人物小明

多讀一篇生活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