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人魔廚師:漢尼拔廚房的秘密

優雅人魔廚師:漢尼拔廚房的秘密

hannibal1.jpg?itok=XH_vpcJN
當 NBC 決定拍攝人魔漢尼拔 (Hannibal)電視影集,負責人 Bryan Fuller 面臨了最大的難題。他必須找到一位可以製作瘋狂殘忍的人肉美食專家。因為,漢尼拔醫生,世界最優雅的食人者,也是一位挑剔的美食家,殘酷美麗的人體大餐成為這部影集迷人之處。


漢尼拔影集為〈紅龍〉與〈沉默的羔羊〉前傳,此時,漢尼拔還未被捕。他是剖析人心的精神醫學專家,協助 FBI 辦案,也為 FBI 專員心理諮商。同時,他也是一位偏執的美食家,優雅下廚姿態如 Thomas Keller,夜夜宴請朋友來家中享用無人知曉的邪惡大餐,悉心呵護油煎的紅肉佐基安蒂紅酒,餐後還有裝飾華美的甜品,晶瑩的血汁與酒香流淌,另知情的觀眾也不由得垂涎。美食,就是惡魔讓你獻出靈魂的誘惑。

hannibal3.jpg?itok=0CxuwxvB
hannibal2.jpg?itok=g_KqKtfu
為了打造毎場餐桌上的血色展演,Bryan Fuller 請知名廚師 José Andrés 擔任劇集的食物顧問。José Andrés 懷抱高度熱情投入此工作,他說,對廚師而言,漢尼拔的邪惡堅持反而成為讓人難以抵擋的魅力。除了美食顧問外,美食造型家 Janice Poon 也加入團隊。她的職責是妝點食物,讓食物變得更為上相,因為那些出現在雜誌廣告,流出濃純焦糖內餡,閃爍晶瑩顆粒的完美 Häagen-Dazs,其實難以存於日常。所有食物都需經由美食造型家打造,才能由凡間食物蛻變為螢幕上不可思議的藝術品。

hannibal6.jpg?itok=lx6wGvEg
hannibal7.jpg?itok=M7lip4LL
困難的是,這部影集,食物不僅要上相,還得真正被進食。食物必須承受攝影棚內炙熱的燈光,與不知會經歷多少個鏡頭的長時間。因此,漢尼拔吃的血腸並不是真正的血腸,真正的血腸無法歷時四小時的拍攝時間還保持新鮮。每一集對 Poon 而言都是一大挑戰,但她也樂此不疲,將漢尼拔餐桌背後的製作秘辛寫在部落格 Feeding Hannibal,還提供每一集的食譜,讓觀眾在家也可以扮演優雅的人魔廚師。此外,你也可以看見 Poon 為毎集餐點繪製的精美手稿,以及令人瞠目結舌的擺盤藝術。

hannibal4.jpg?itok=birlt1fM
hannibal8.jpg?itok=wcDPmf5g
hannibal9.jpg?itok=7cBkUQN8
除了負責製作藝術品般的美食,Poon 也要指導 Mikkelsen(飾演漢尼拔的演員)下廚,她相當讚賞他的學習能力:「有天早上,我指導他切、剁食物技巧,又教他如何澆酒燃食(flambé),他僅僅揣摩一會,上鏡頭時卻彷彿學了數年的專家,技巧純熟。」Poon 曾指導一齣吸血鬼劇,有位演員需要被拍攝吃生肉的鏡頭,但不幸的是他是一位素食者。Poon 於是想盡辦法,最後用水煮甜薯與甜菜代替。由於這位演員是嚴格的純素主義,Poon 避免放入化學添加物與食用色素,改以麵粉浸泡,試圖呈現由肉類的彈性質感,她甚至擔憂演員可能有過敏狀況,用粉狀米取代麵粉,將一切準備妥當。沒想到,這位演員看見甜薯偽裝的生肉,卻不可置信而拒絕食用。相較之下,Mikkelsen 幾乎什麼食物都可以接受,讓 Poon 不需太過操心。
 
我們很少看見漢尼拔如何殺人,但我們經常窺見他如何烹調。這部影集,漢尼拔如何殘忍殺虐似乎不是重點,因為最迷人的是人物的思想與精神。所以鏡頭省略了屠夫屠宰家畜的過程,直接進到廚房,食物的神性殿堂,祭祀著人類的欲望本質:肌餓。看作為創作者的廚師,如何將思考投注於他的造物。對漢尼拔而言,每道菜色可能都是一場個人表演,也是他的傳播媒介。José Andrés 負責提供餐點的背後故事,Bryan Fuller 表示:「這些食物,讓漢尼拔可依據菜色內容向客人表達他對事物的觀點。因此,每道菜背後都有哲學意義與故事背景。」
 

hannibal.jpg?itok=81TU1coI
第六集中,漢尼拔給 Chilton 醫生的開胃菜(Entrée),紙包烤小羊舌。Chilton 想到羅馬人大量捕殺火焰鶴只為取食牠們的舌頭,漢尼拔笑著回應道,Chilton 醫生有著靈魂的舌頭。Fuller 認為這其實是隱涉小說與電影中,漢尼拔最後會吃掉 Chilton 醫生,藉由這道小羊舌展開的談話,讓觀眾有互文性理解。隨後,漢尼拔邀請醫生一起準備餐後甜點,暗紫色果凍配上諾頓葡萄,一旁還有沾滿白霜的血色玫瑰裝飾。在這場戲中,漢尼拔告訴 Chilton,諾頓葡萄不同於一般葡萄,因為它由表及裡顏色一致,所以他喜歡諾頓葡萄。而一般的葡萄,白色果肉卻仰賴表皮色素渲染。「一種無所隱藏的葡萄」Chilton回應。
 
為這奇異的諾頓葡萄,Poon 又再度面臨挑戰。一方面,拍攝當時並非諾頓葡萄盛產季節,它們只在維吉尼亞州的某地生長,因此非常珍稀。另一方面,她始終找不到漢尼拔所說的,內外顏色一致的葡萄,她才知道也許諾頓葡萄根本沒有內外顏色一致,最後劇組只得用蠟與玉米粉將葡萄果肉染色。她認為,漢尼拔其實在說謊,他試圖暗示果凍是由年輕女孩骨頭裡的膠質製成,也捏造了諾頓葡萄的故事。或許是想警告事物的表象與內裡的不一致,還有他清楚 Chilton 的秘密。
 

hannibal5.jpg?itok=wRh70YYE
無論如何,他和他的美食一樣,都是一場謎。或許他沒有表象,他就是他自己的內裡,只是無人察覺。靜默優雅的紳士漢尼拔,像旁觀者,無感情地剖析人性。旁觀變態殺人魔與看似常態理智的人們,他們的噩夢如何壓抑與張狂。Poon 希望這部影集的食物,能夠挑戰極限,就像就像 FBI 探員 Will 在癲狂與理智的界限擺盪,這些來自殘虐的意圖,孕生的人類臟器饗宴,在讓人不寒而慄的同時,卻又誘惑著我們的本能,也讓我們重新關注日常生活中,究竟將什麼放入了身體。




延伸閱讀
複雜電影看不懂嗎?一目了然的極簡劇情
明星進化論,你認得出幾個角色幾部電影?
灑狗血電影劇情表,一針見血的陳腔濫調

----
大人物噗浪」跟 「大人物臉書 」跟「大 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BIOS Month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