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日本311地震所震出來的核災問題,即使到現在都無法復原,也讓世人正視到核能帶來的便利背後,可能要付出多少代價。人們可以逃離家園,但大自然卻仍無法逃離,只能留在原地,花上上百年的時間努力代謝輻射,伴隨被遺留、遺忘在當地的動物們,成了核災悲劇之一。然而松村直登(Naoto Matsumura)卻成為這些動物最後的守護者,他曾表示想趁著身體還可以的時候,照顧這些動物直到最後一刻。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被外界形容為「福島最後的守護者」,在福島核災時逃離家園的松村直登,原本只是為了餵食自家的寵物,而回到輻射超標被稱為「紅區」的富岡町,但卻發現災區中有太多動物被留在原地,有些甚至脖子上還綁著鍊子,等著不會再回來的主人時,他便決定留在當地餵食、照顧這些被人遺忘的動物。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松村直登過去是建築工人,年多來,他一直住在福島的隔離區中。他十分清楚每天暴露在輻射中,對自身身體的風險有多高,但他認為也許當他真的發病時,他也已經到了快要回到上帝懷抱的年紀,因此拒絕擔心輻射的問題。不過為了降低風險,他只食用從外部輸入的食物。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松村直登的事蹟傳了出去後,人們稱他為福島動物的守護者。一些贊同他理念的志工和支持者們,也會幫忙提供食物供他餵食動物。儘管沒收入,靠的是象徵式的賠償及國外動物組織的捐款,他也會在災區內做除染工作,得到的日薪則用來補貼動物飼料開支。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世界上最溫暖的愛!日本「福島動物守護者」松村直登與災區動物的動人攝影

從上面他在災區與動物們相處的照片,便可以看得出他和動物之間的互動與相處有多親密。僅憑他一己之力,要照顧這麼多動物想必是十分辛苦,但正因為他的付出,讓我們知道有些事情,只有做與不做,而不需要有太多計算和計較。而松村直登的日常生活,也被攝影師太田康介捕捉,進而發行《福島的小白、玳瑁以及松村先生的美好小日子》(しろさびとまっちゃん 福島の保護猫と松村さんの、いいやんべぇな日々)攝影集,簡單而純粹的紀實影像,沒有災區的恐懼感,而是滿滿最溫暖的愛。




2016年時,瑞士導演Mark Olexa和Francesca Scalisi也遠赴福島,進入紅區拍攝松村直登的生活,也拍下了福島核災過後的自然景象,成就了紀錄片《福島殘響》(Half-Life in Fukushima),從鏡頭窺探這位奉獻人生下半場給災區動物,以及那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彷彿時空被靜止在某個瞬間的孤寂感。但為何他不選擇離開,或許正如BBC旅遊節目《瓊安娜的日本之旅.》中,他笑著回答:「當我問醫生我的輻射值有多高,醫生說我是『輻射冠軍』,但要30年後症狀才會出現。」他想在還能站能跑的,依舊為家鄉做些什麼,保留那殘存珍貴的最後一絲美好。


延伸閱讀
日本岩手縣「風之電話亭」訴說對311亡者思念
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重返福島核災後荒廢的家
喚名重生,日本藝術家以3.5年時光悉心繪製巨幅創

追蹤大人物
大人物FB大人物IG大人物 Telegram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hsiun
hsiun

充足的睡眠、適當的放空和偶爾淺嚐的垃圾食物 是生活的重要養份來源

融入設計美學的日式傳統和菓子

說好的療癒笑容呢?越吃越恐怖的人臉冰淇淋

推薦閱讀

更多攝影集

更多hsiun

大人物 大人物小明

多讀一篇生活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