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聊時事】Free The Nipple事件統整,要Free的,真的只有Nipple嗎?

【插畫聊時事】Free The Nipple事件統整,要Free的,真的只有Nipple嗎?


「你的身體是自己的嗎?至少女人的不是。」

Image Credit:Kai Ti Hsu


"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 這個運動,雖然這幾天暫時沉寂,但相信過去幾週你一定曾在阿帕契事件,跟亞投行之間的空檔看到過這個議題。但評論來來去去,熱潮退去後,留在眾人腦海裡的是什麼呢?這麼多人激烈的支持與反對,我們的性別教育水平是否因此有所進展呢?

如果你想重新整理思緒,了解活動的始末與癥結點,請跟老張一起從各種觀點切入,或許會帶來更多體會與認知。



簡介-國際
Free The Nipple超夯,但你知道活動起源是什麼嗎?】關鍵評論
關於乳頭解放,你也許不知道的歷史】Oriental Bittersweet

關於這個運動,嚴格來說要回推到2012年,美國導演Lina Esco拍了一部名為《Free The Nipple》的電影探討女性對於身體的自主權,以及現行法律對於男女的雙重標準,希望得到大眾的關注。最後卻諷刺的因為女性露點的畫面被設為限制級電影。「一部探討人權的電影,卻被用歧視的方式上映?」支持者與導演因而發起了今天這個社會運動。但真正引起世界關注,則是今年的初的事情了。

2015年初,冰島一位17歲的女生在Facebook上傳照片響應這個運動,卻在短短幾十分鐘內被檢舉強制撤下,隨之而來是網友的撻伐、惡意攻擊。這件事引發了全球的關注,包含了冰島的女議員、布魯斯威利的女兒史考特(Scout Willis)、美國歌手麥莉(Mikey Ray Cyrus)、名模卡拉(Cara Delevingne),一直到娜姊-瑪丹娜(Madonna),都自拍上空照片上傳,用行動支持這位冰島女生以及Free The Nipple。

當然,台灣在這波熱潮中也沒有缺席。



簡介-台灣
太陽花5女將露乳 fb讓步po照】蘋果日報
王立柔專文:當女體遇上媒體】風傳媒
我們自然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卻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關鍵評論

台灣不久也出現了「性解放の學姊」粉絲頁,推廣該運動,並順利募集到許多男女性支持者的公開照片,輿論四起之時,Facebook也將該粉絲頁停權。沒多久又再以「性解放の學姊2.0」捲土重來,目前擁有五萬多粉絲。

同年四月初,五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台灣女生,決定找一天下班聚在一起閒聊,這個普通的聚會,唯一不普通的是全程上空支持Free The Nipple,並且攝影記錄上傳Facebook。可想而知瞬間引起熱議,各媒體紛紛跟風報導,但報導幾乎沒經過採訪求證,紛紛以臆測、添油加醋的花邊新聞來報導,此舉不僅引發不知情網友諷刺與攻擊,更模糊了Free The Nipple運動的主軸。(當然,照片又被Facebook下架了)

上新聞之後,五位女生再次發文陳述來龍去脈以及抗議新聞報導不實。至此,台灣的Free The Nipple運動算是達到高峰,此後兩週逐漸被其他新聞掩蓋直到今天。

--

社會運動往往是為了衝擊既有觀點而存在,因此很難定論誰是誰非,讓我們從下列三個觀點來切入,了解各方所關注的重點以及立場吧。

--

觀點一、提升戰線到女權與父權

觀點投書: Free The Nipple?Free Nipples!】風傳媒

女權,或女性主義應該是近年最夯的詞之一,尤其是艾瑪華森(Amma Waltson)在聯合國為女性主義發言後,但老實說女性主義對多數人仍是個充滿誤解,或模糊的概念。而父權則是個相對於女權的概念,同時也是現在主流社會的模式。簡單來說,就是雖然同樣的努力,男性總可以得到比女性多的利益。

雖然乍聽之下有種不知道在激進什麼的感覺,但實際上仍有許多情況能佐證我們身處父權社會,例如商場上著名的「玻璃天花板」理論,形容女性在某個位階後彷彿被透明玻璃阻擋,沒來由的升不上去。雖然近年女性高階主管越來越多,但相較於男性仍是極少數。在華爾街、律師、工業、創業投資圈等傳統產業更是如此。

而生理上的差異雖無可避免,但隨之而來的刻板印象無不如影隨形的限制著女性。
「結婚後就辭掉工作,在家帶小孩做家事吧。」
「女生數理這麼差,不要選工科啦。」
「穿這樣是在釣男人嗎?自己不懂保護自己。」
等等的話語相信每個人都聽過,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出來背後的歧視,更沒有少出現在法律場合中。套用到這次Free The Nipple活動中,就成了一句:
「男生露兩點好性感,女生為什麼露點就是色情?就不倫不類?」

這麼大包橫跨國際、各種產業、各個年齡、各個階層、各種習俗的議題,顯然不是幾次社運,幾個演講就能解決的問題。而上面文章中所批評的,就是Free The Nipple運動並無法推翻父權社會,只是新父權的玩物。

上面談父權社會,好像男性就佔盡絕對優勢,但事實上是這樣嗎?

隨手就能舉出男性獨有的傳統壓力,例如:
「人家小劭畢業三年就買了間套房,你怎麼連車都還沒買?」
「你要多運動,又矮又瘦怎麼會有女生喜歡?」
「哭什麼哭?男生這樣很丟臉,婆婆媽媽!」

男性也有男性必須承受的歧視,這是很明顯的現況,因此只要扯到雙方背負的責任,絕對是個吵不完的議題,因為各有各的委屈,而這雖然不是Free The Nipple的重點,卻成了泰半討論串的歸途。




觀點二、需要解放的不只是女性
free (not only) the nipple 解放乳房及其他】苦勞網

不談男性,不談女性,還剩下什麼呢?就是性。

平心而論,同樣是胸前的脂肪,為何女性的就如此特殊?為何女性公開露出乳房是妨礙風化,公開哺乳卻是合乎道德與禮儀的?這之間的差異,就在於「性化程度」。

而根據上文作者的觀點,男性之所以可以在運動場合,游泳、網路上擁有更多展示身體的自由,正是因為男性的身體「去性化」程度很高,不易聯想到私密的、隱晦的、甚至是汙穢的性。然而男性的上半身雖已經脫離性的包袱,社會卻在其他方面加諸對男性身軀的束縛,例如需要有肌肉,需要有線條才是好看,單以軀體而言,才是有社會階級的男性。

女性的身體不只胸膛,全身的性化程度都很高,也造成了自由被束縛的不公義;另一方面男性雖然擁有自由,卻有更多體態上的要求。這雙方的歧視綜合起來,就是這個社會對於「性」的歧視(又稱為"性忌sex-negative")

或許,追根究柢,我們需要解放的不是男或女,是對「性」的逃避及罪惡感。


 

觀點三、媒體與大眾的矛盾
廖芸婕:關於馬賽克──談Free The Nipple之誰打自己一巴掌】獨立評論@天下

討論完男與女以及性,我們要回頭看看社會現況,而社會的大聲公,就是媒體。

媒體對於Free The Nipple的態度是什麼?套一句社論中被提到的話:「當公開斬首與死屍都是媒體追逐的焦點時,對於主動裸露的身體卻打上馬賽克。」我們的身體有比殺人放火不堪嗎?這是最容易打媒體巴掌的觀點。

而換個角度來看,媒體是收視率的傀儡,亦即媒體所呈現的就是觀眾所想要的。那麼民眾又是怎麼想呢?你能夠很輕易的在強姦的新聞下發現這種留言:
「一定很騷」「只有我覺得活該嗎?」「女生要會保護自己阿!」

更能夠在Free The Nipple相關報導中看見:
「硬了」「想紅?奶不夠大啦」「再這樣下去台灣就充滿妓女啦」

等等類似的留言,除了近似性騷擾的歧視言論外,更能看出多數抱持看熱鬧與過度「性化」的聯想。簡單來說,多數人不關心Free The Nipple為什麼要Free,他們只想看到Nipple,內心卻又覺得汙穢,因此雖然想看,卻又期望媒體打上馬賽克,心中只剩下Free Nipples(免費奶頭)。


而上文作者有個很有趣的觀點,那就是掩蓋的事實越多,如同中東婦女的頭巾一般:「愈壓抑則愈興奮,愈不開放則愈危險,總有一天將為不自由的心靈與思想付出代價。」我們遮掩的越多,想要揭開的衝動也就越多。

媒體如同父母遮住小孩的眼睛,不停的把覺得「不堪入目」的事物遮住,拒絕讓別人,或是自己正視事實。這麼做如同把自己關進洞窟中,說服自己外面什麼都沒有,或是妖魔化外界的一切,以保護之名讓別人也岀不了洞窟。

而最後,不願意正視現實的後果又是什麼,由誰承擔呢?



--

這個議題非常的廣,爭議性也很大(畢竟牽涉到許多人謹守一輩子的道德觀)
然而若要進步,這個讓男女性都痛苦幾百年的結,勢必要解開,希望上面簡單的介紹能帶來更多的討論與思考。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關於冰島的性別現況:
解放乳頭的冰島 再度證明性別平等是常態】地球圖輯隊




延伸閱讀
【插畫聊時事】停不下來的美軍基地,沖繩美景背後的痛苦
【插畫聊時事】有點複雜但懂了就很潮,今年度最夯的銀行-亞投行(AIIB)
【插畫聊時事】你今天李蒨蓉了嗎?阿帕契事件中,那些你可能忽略的重點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