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大人物】兩千萬的苦行之始、理想之初-金萱團隊專訪

【設計大人物】兩千萬的苦行之始、理想之初-金萱團隊專訪


字體,從不只是字體而已。

字體是承裝著語意的容器,也是文化與政治交織的精密科學,只要了解並掌握字體表情的人,就能大幅提升溝通的準確度。

金萱,原是由硬枝紅心及台農八號交叉改良的茶樹混種,蘊有奶霜氣,回甘顯熟果香。而在一年多前開始,由 justfont 字型團隊嫁接,以滑鼠的貝茲曲線,簇生出一枝帶有渾圓茶韻的字型品種。

而 justfont 也成功地以群眾集資的方式,召喚出字型產業的新節氣。金萱要賣出的,不只是一套字型,更是一套文字底下的故事。這次有幸專訪 justfont 團隊,請他們帶來一片在金萱尚未誕生之前,沿途所見的風景。



(金萱製作手稿,見字如有迎面的茶)

不只是「文創行銷」那麼簡單

在金萱佔下群眾集資的另一個山嶺之後,質疑聲浪從來沒有停過。而其中之一,便是認為 justfont 「打著台灣行銷真好用」,或是以「文化商品化」的道德大纛,批評其忽視書寫字體的文化精神。

面對此疑慮,justfont 團隊的蘇煒翔則認為「文化商品化」或是「文創」或許值得批判,但並不總是那麼簡單:「檢閱相關說法,會發現『文化商品化』其實是一個很空洞的指控,在這個指控中看不出來所謂的文化是什麼,也沒有說清楚到底是怎樣才叫商品化。在金萱集資案這件事上,應該要去重視的是相關從業人員的權益:這個行業甚至已經賺不了錢,大家都苦哈哈的、以前很多從業人員後來只有失業一途。」

而指稱金萱在商業邏輯裡取得的巨大效果,僅出自於行銷話術,不只是忽略忽略 justfont 在過去五年內的累積,也忽略這個計畫背後的苦心——希望能以此次機會,讓字型相關工作者獲得基本而合理的勞動品質。

身為金萱字型設計師之一的曾國榕進一步表示:「既然字體是工業設計的產品,就表示他需要注重規格,需要在意功能性與實用性。」蘇煒翔繼續說,每一種字型關注的眉角,「是創意的勞動,他們生產的作品是以對價關係,讓顧客取得後應用在需要的地方,本質上就已經不是單純的文化活動」,而不只是書法或藝術品,能作為個人美學觀的展現,更是在意應用的層面。也於是,當字型產業的舉步維艱,就不得不要有人把新的路徑走出來。



(金萱自行組成的字句,取自字戀instagram)

「文化商品化只是假議題,真正做文化沒有被看到,如果不是今天的成績,字型產業的問題不會有人理解。一百五十萬根本不夠做一套字,不足的部分是我們用其他熱情跟時間補完。而我們對字型產業的一份心意,並不會因為兩千萬取消。」justfont 創辦人葉俊麟接著補充,資金的餘裕只是讓他們能更專注在把字做好這件事,而不需要處心積慮地找資源。

所以談起這些批評,蘇煒翔都清清地笑稱「虛心接受」,他認為「講得更清楚,其實我是覺得不要只看到『文創』這個嘗試包裝產業的方便標籤,而是去看到背後的相關工作者,怎樣把心力投注於他們的事業,以及他們想要帶來的具體貢獻是什麼——」蘇表示:

「賺錢並不是一個具體貢獻,改善人們的生活才是具體貢獻。務必要讓大家理解的是,這些人都不是白癡——他們只是傻子——但他們做的事情很有意義,也其實是社會很需要的,只是外界還不太理解。」


蘇煒翔以街景為例,現在許多人認為街景標誌紛亂、不夠有「文化」,那麼就也該更關心字體設計師的堅持,也多關心一下文字應該被如何對待。唯有更廣泛的大眾理解了這些意涵,社會才能往好的方向發展,讓街景越來越使人認同,每一個文化造物都被人喜歡。

對 justfont 而言,每一個字的生成,其後都有人的溫度與厚度。而金萱即是介於一般人、與字體文化之間的一位無聲旁白,以自身的一撇一捺,訴說背後顯而不見的造字之詩。



( justfont 團隊,左起葉俊麟、蘇煒翔、曾國榕)

「就算沒有錢、也會把字型做完」的決心

而對於金萱的超快崛起,justfont 也十分訝異。他們說在集資前,曾與公關行銷的朋友諮詢,彼時被認為集資不可能到三十萬。但他們也能理解看衰的理由:到底在台灣,有多少人會願意付費使用一套字型?自政府到民間,從未有正確的設計教育與版權觀念,對設計、文創也流於空泛的口號,中聽卻並不中用。

所以金萱原本預期的集資數目,是非常卑微的。原打算以兩個月一百五十萬為目標,徒步慢行,沒想到卻在上線首日,以一分鐘一萬元的速度,直從平地而起。葉俊麟表示雖然現在比預期好上許多,但是「即使後來沒有募到這個金額,團隊仍然會把金萱完成。現在的我們都還在歷史事件之中,但應該要留給大家慢慢探索,事情還在發生的當下,還沒人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金萱不只創下最快速破千萬的紀錄,也成了世界上最高金額的字型集資案。而對所有「斂財」的指控,蘇煒翔指出:「現在一般人只看到現象,以為團隊是在撈錢,但是外界並不知道,金萱的成功,是過去的字體知識普及行動,包含我們的社群媒體、我們的書、字戀小聚、字體課等等所累積起來的有志之士積極幫助下,才達到的成績。」

今日金萱的成就耀眼奪目,甚至可能是十五年內賣得最好的字型。以往一套商用字型,能夠賣出一百套就堪稱上好成績,何況是以有史以來最划算的價格,賣出四千套商用!一套字型,不可能在一夕之間改變消費者行為,使用者習慣還需要版權觀念的推移,但至少金萱能當個起點。



(字型設計師的手下,字體是ㄧ門日琢月磨的工藝)

不當「唯一」,而當「之一」

如今,金萱已經超過六千人贊助。這表示在明天八月夏天,街上很可能無處不染金萱的茶韻。

對是否會變成如「康熙字典體」一般氾濫,蘇煒翔笑笑地答稱當然:「但是你也要了解康熙字典體為什麼會氾濫,那是因為設計師沒有什麼選擇。電腦讓設計、排版變得更簡單,能參與的人也更多了。然而工具普及了,概念與相關知能卻沒有普及,導致有些比較哭笑不得的請況出現,例如對適當行距、元素配置、字體級距差異的拿捏。但就長遠來看,抽象知能的普及只是時間問題,就看有沒有一群人來推動。所以說眾人追上技術以後,就是觀念的普及。」

所以在金萱發展的兩到三年後,justfont 團隊也將持續以字體課的方式深化字體教育,也期望能在金萱後召喚出更多好的字型,在知識、通路、設計師都普及後,氾濫並非無可避免。

而除字體課以外,justfont 也陸續提出擴編字集,廣納香港、台客語用字與異體字,更將免費授權字型開放給設計教育相關活動,並以紀錄片計實這一路上的字體製作精密的工序。甚至在金萱家族開發完成後,也會投入資源進行開源字型的優化。

「在高興之餘,也表示承諾跟責任就更重。回饋社會不是大公司才要做,justfont 在小時候沒錢時就在做,像是字戀小聚辦了也快五十場。社群推廣不一定對我們本業有幫助,但我們還是認為,這些很基本的東西還是有人得做。」葉俊麟信誓旦旦地說,「但我並不認為所有相關從業人員就可以從此高枕無憂,還是要繼續推動廣大群眾對字型的認識、對正版的支持、也繼續建立普及的通路,才是長遠的解決方案。」

justfont 並不想做唯一的字型供應商,而是希望從金萱開始,召喚更多設計師投入字型產業,一起培養起整個時代面對文化該有的態度。兩千萬只是另一場修煉的開始,也是他們理想實現之初,無論將賠上多少努力,他們都會用以往苦行的速度,一哩一哩地走盡荒野,與所有愛惜字體的人,一起徒步走完此行的漫漫長途。


金萱 on FlyingV


--
本文引用自《CrowdWatch群眾觀點》,一個專注在觀察群眾募資產業新聞網站,希望透過報導、匯聚群眾的力量,每天改變世界一點點!收集更多群眾創意,請關注群眾觀點!




延伸閱讀   
中文字型要價幾百萬?網友預言「金萱」將破群眾集資紀錄!
展現你對文字的熱愛!擺一顆「あ」在桌上吧~
你也可以寫出愛因斯坦筆跡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群眾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