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寧願孤單地睡著,不要寂寞地醒著─《白河夜船》

【電影吞食部】寧願孤單地睡著,不要寂寞地醒著─《白河夜船》


回過神來,竟然一連三篇介紹的都是日本片,因為很難得也很稀罕地,近期院線好幾部日本電影的平均水準像是挽救了長久以來的頹勢,儘管都以改編居多──是枝裕和《海街日記》及河瀨直美《戀戀銅鑼燒》,《白河夜船》則是改編自吉本芭娜娜小說;另一部《歌舞伎町24小時愛情摩鐵》倒是少見的原創驚豔之作。





《白河夜船》的主角寺子,是個和有婦之夫進行無奈的不倫戀、沒有工作、經常在睡覺的女性,因此片中70%的時間她都穿著細肩帶背心和內褲(其餘是休閒裝扮或裸體),也和許多日本小說的主角一樣,有一位自殺死去的朋友。若是為了逃避現實,則她活得比那些裝睡的人們還要坦然──她是真睡,畢竟有什麼比睡眠更無痛更完美的方法呢?不必大吃大喝徒增體重,也不用血拼購物消瘦荷包,更不用強拖任何人作伴。潔白的床單和被褥是白河,她孤單的身子是航行在睡眠裡的船隻,疲乏又殘酷的現實催人眠,唯有情人的來電是喚醒她的指令,但是一路隨她睡睡醒醒,又覺得那樣的戀愛關係只是讓人進入更深層的睡眠,更加與世隔絕、自我流放。故事在寂寞與睡眠的母題之下建構了三個層面,一是寺子獨自一人的嗜睡;再來是友人詩織在工作中接觸到,因為疲憊和難以入眠而希望有人陪睡的顧客;最後是情人之妻因故成為植物人,陷入永久的睡眠。




睡眠一旦多了,夢境與現實、過去與現在的分野就模糊了,只能陷入曾經的迴圈:好友生前的談話,和情人初識的冬天,連在夢裡都是和學生時代的情人之妻會面。影像透過恰到好處的手持,將這股恍惚迷幻感營造得極佳,而這種奉獻且卑微的愛情觀,男性或許可以略知但很難感同身受,所以真正難得的不是電影好看,而是平面攝影師出身(曾拍攝木村拓哉、淺野忠信寫真集),在這部片兼任導演、編劇、攝影的若木信吾為這種心境給出了精準的詮釋。

往返夢和現實的文本中,通常需要一個象徵物用以區分時空狀態,如陀螺之於《全面啟動》,《白河夜船》裡也有類似的設計,那是劇情接近尾聲處,寺子邊講電話邊卸去她從故事開始便一直塗著的指甲油,這一幕我想應該不是幻覺,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想我應該不是在做夢。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電影吞食部】最甜美的紅豆餡,用最苦澀的一生來熬 《戀戀銅鑼燒
【電影吞食部】用老屋與料理寫下家的記憶─《海街日記》
【電影吞食部】身障但不悲情,法國的喜劇本色─《貝禮一家》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