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許瑋甯成了黑暗中僅有的光─《失控謊言》

【電影吞食部】許瑋甯成了黑暗中僅有的光─《失控謊言》


台灣地方小歸小、民情溫淳歸溫淳,三不五時還是會發生一些光怪陸離的事件,在這個全球原創故事皆稀缺的年代,從社會案件取材是經濟實惠的學步方式,尤其對於沒有類型片傳統的我們來說,2015年兩部靈異鬼片《屍憶》和《紅衣小女孩》都是這樣誕生,今年也耳聞了若干製作中的懸疑驚悚片,稱得上是令人雀躍的好現象。

 


時間倒回去年初秋,因公採訪攝影師廖敬堯,當時他已經整整一個星期泡在調光室為《失控謊言》進行後期調校,他說會把調子做得很暗,「很可能是明年全台灣最暗的一部片」,聽得我立刻眼睛發亮,台灣終於有院線片願意嘗試大衛芬奇過去那種連視覺上都真的黑到快要看不清楚的黑電影?

然而是的,《失控謊言》在畫面上的確黑暗深沉,許瑋甯的眼神氣場也已抵達不寒而慄的標準線,但是我們知道所謂的懸疑驚悚片可以分為兩個檔次:緝凶破案解謎是基本款,而能引發討論、讓人大呼過癮的進階款,則需要具備對某種既有價值觀的挑戰,《控制》即為大家最熟知、兼容兩者的極上之作,製作面的無懈可擊不需贅言,更重要是它花招使盡的背後其實是在質問婚姻。那麼,在預算不高的情況下,一部台灣懸疑驚悚片自然得著力後者才有勝算,《失控謊言》則是兩邊都沾了一點──既是勉強擠出一場警匪追逐戲,但才剛撩起觀眾興致就草草結束,安排正經辦案的警察角色,但又沒有什麼建樹。其實藉由近年許多韓國同類型佳作,觀眾已經習慣在緊張擔憂之餘,要有甘草人物適時搞笑做為節奏的舒張,這通常是由警察擔任,台灣警政公信力既然已經低落,倒不如這樣處理更有效果;而兩位女角的關係雖然沒有明說,但大家都猜得出她們在學生時代應該「有點什麼」,沒有繼續發展這個元素來強化兩女一男的情慾糾葛,就看不出人夫和人妻私奔的理由,也讓王柏傑的角色非常邊緣與被動。
 



是故,《失控謊言》儘管把影像營造得氣氛十足,但電影中間一大段光線相同陰暗、情緒相同低迷,看似是要補充線索但並不具資訊和實際功能的場次,便明顯沖淡懸疑感而讓觀眾覺得沉悶,因為如此,以許瑋甯做為宣傳主力往粉絲電影靠攏,也就是正確的策略了。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劇情飽滿、極具份量的重磅港片─《踏血尋梅》
兩個層面辨別凡人與名家─《賈伯斯》與《史帝夫賈伯斯》
半吊子的叛逆與掉漆的年代感─詹姆士迪恩《叛逆年代》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