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創立已 70 載的全美戲院,是台灣影業中十分重要的老戲院,也是許多老臺南人們珍貴的共同記憶,遠足文化近期出版的《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收錄了全美戲院從大井頭發跡、興盛到轉型的精彩沿革,從其中也能一窺台灣電影產業在每個歷史階段的進程變遷!而在台灣六〇七〇年代的戒嚴時期,當時的戲院常用可能會惹禍上身的「插鏡頭」來招攬生意,為了生計,全美戲院也曾經歷過幾場驚心的插鏡頭風暴⋯⋯。


第一場:暗室裡的插鏡頭風暴

從「武廟街」走到「大井頭」,就加速步伐跑也似地走起路來。「大井頭」街角的「本町派出所」是一處難關。我甚怕被派出所的巡查員發現而惹上麻煩。──葉石濤,〈鐵門〉,《紅鞋子》

全美戲院旁除了有一口古井做鄰居,還與警察派出所只相隔一條街的距離,從日治時期的本町派出所,到戰後成為民權派出所,這雙監視之眼在戒嚴的年代裡,恍如陰影般,籠罩在民權路與永福路口處,一場風暴就從旁無預警地席捲而來。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全美戲院建築外觀和售票口(攝影:陳伯義,遠足文化提供)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1969年的民權路,以及從全美戲院撕票口望向永福路之內外景。(遠足文化提供)


經營開始就遇瓶頸

在完全沒有人看好的時機點入場,戲院開幕後的歡欣喜悅未維持太久,吳家兩夫妻就面臨了殘酷的現實,重新了解映演事業的規則。當時正逢整個電影產業的低谷時期,片商供給需求不平衡,老實的他們沒有公關技巧,又不懂得與片商老闆交際應酬的那套行規,使得全美戲院始終拿不到一線好片,生意才剛開始就遇到瓶頸。

因此夫妻倆決定將票價下壓,曾在 1969 年上演的《冰王之王》只賣出一張票兩塊錢的超低價,未料觀眾仍不買單,促銷沒有見效,片子沒有知名度與吸引力,客人不來就是不來。面對銀行貸款、家中的五個小孩又還小,當初他們以為趁年輕打拚,放手一搏後會有回報,眼看事與願違,被現實逼到絕境,他們決定祭出最後的殺手鐧:「插鏡頭!」


小電影戲院的情色禁忌

在趨近飽和的映演市場以及為了爭搶片源的惡性競爭裡,許多搶不到大片的戲院同業在苦無解方的情況下,再加上在那個沒有便利網路與身體戒嚴的時代裡,當時民風保守、電檢制度嚴格,影片中只要有情色裸露或是共產思想都要剪掉,原本精彩的情節被剪得支離破碎,而無法看到原汁原味的全片樣貌。

許多戲院就看準觀眾獵奇的心理,他們選擇在正片中穿插一些裸露的限制級片段吸引觀眾,進行「插片」生意,或直接改播色情片,轉型為「小電影戲院」模式繼續苦撐,這不僅節省成本,加上口碑效應強大,能吸引到不同的觀眾客群,成為那個時候映演業一個公開的秘密。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從1969年《中華日報》全美戲院的電影廣告,可看到他們祭出抽獎摸彩、半價優待等宣傳方案,刺激票房。(遠足文化提供)

這些以正規戲院掩飾下的情色暗室,成為一窺禁忌情慾的遮蔽所在,但有些戲院逃不過法眼,而被判處「勒令停業」之重罰而走入歷史,有些則是在懲罰結束後改名復業,如中華戲院於 1972 年 2 月 24 日刊登「內部整修,暫停營業」之廣告,不過在隔年 11 月 16 日重新以「子都戲院」的名字重新開幕。另外兩間臺南市區內著名的戲院也曾因為類似原因更名過,位在忠義路三段的崇安戲院就改為金崇安戲院、位在民權路一段的建國戲院則改為新建國戲院。

當時全美戲院也順應這波風潮,但不同於大眾認知的「插片」,吳家則是用片商提供所插的片段跟上映的正片有些關聯,有些則是被官方剪掉的段落,重新接回放映,吳俊漢老闆稱之為「插鏡頭」。例如曾放過醫學教育片《婚育寶典》、《愛的教育》,當中就嵌入了女性上半身曝露的特寫鏡頭,遊走在觸犯法律跟吸引觀眾的掙扎之間,不過還好當地管區也覺得這間戲院可能快要關門大吉,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1969年《中華日報》中全美戲院刊登《婚育寶典》電影廣告(遠足文化提供)


全美戲院的插鏡頭風暴

不料,有天別區的警察以便衣偽裝形式做臥底觀眾突襲,他一撞見電影劇情裸露的畫面時,就衝向當時位在三樓的放映室,那時放映室為因應這樣的突發狀況早已加裝防護鐵門,以免警察破門而入,爭取緩衝時間,平時也對放映師教育過不能隨便開門。

那天值班的放映師是來自金門的馮先生身手矯捷、訓練有素,當警察衝上去敲門時,他趕緊將有問題的膠捲快速收入紙袋,從另一個門藏到吳家第二代老大──吳俊漢三樓臥室的床舖底下,因為當時只要一被抓到插片的膠捲證據就完了。便衣警察不斷猛力敲門,馮先生藏好有問題的膠捲後,轉而假裝自己剛剛在打瞌睡,意興闌珊地打開放映室的門,警察不斷斥責咆哮,翻遍整個放映室,卻怎麼也找不到物證。

在證據撲空的情況下,便衣也只好摸摸鼻子離開,整個全美戲院以為這個突發事件就此落幕,卻在幾天後收到臺南市警察局第二分局的傳喚通知,指示要將負責人移送法辦。被逼到絕境的夫妻倆向位在民族路上的老朋友──劉德福律師求救,由於當時全美戲院登記吳歐仙桃為負責人,劉律師就建議她暫時去鄉下迴避幾天,讓檢調找不到負責人,於是吳歐仙桃匆匆南下趕往高雄親戚家避風頭。

後來地檢署將負責人以妨礙風化來偵辦,但因為找不到吳歐仙桃本人,於是由戲院經理也就是吳義垣取代,放映師馮先生則列為目擊證人,還好到了地檢署時,檢察官認為負責人才代表公司,全案最後也在因為沒有足夠證據,負責人以不起訴處分。雖然逃過刑事處罰,但分局長還是用違警罰法勒令戲院停業三天。

當時年紀還小但已經懂事的吳俊漢,看著父母被官司、苦撐的戲院生意、銀行貸款、五個小孩的養育等等內憂外患夾殺,在各種壓力聚合下壓得喘不過去,母親歐仙桃更是一夜頭髮瞬間變白,一片愁雲慘霧的景況成了青少年時與全美戲院最深刻的記憶連結。




臺南全美戲院50年前的「插鏡頭風暴」!《大井頭放電影》揭露台灣戲院戒嚴時期的特殊放映手段
本文節錄自遠足文化書籍《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實體出版書籍。


 

延伸閱讀
專訪 / 數十年如一日!台南全美戲院國寶級電影手繪看板大師顏振發一甲子的「畫」途
專訪 / 老戲院文化的守護者與新世代傳人:全美戲院主理人吳俊誠經理
民國二〇年代日式老戲院「戎舘」台南國華街口再現!懷舊海報、售票亭等耗時2年復刻重建

追蹤大人物
大人物 Telegram 大人物FB大人物IG大人物[email protected]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DaMan Staff

一輩子只能入住一次的旅館「永生旅店 Hotel Yolo」!當代藝術家周世雄的藝廊旅館 ROOM

為什麼日本人春天要換新錢包並稱為「春財布」?日本皮革職人品牌土屋鞄製造所的「春財布特輯」

推薦閱讀

更多閱讀生活

更多DaMan Staff

大人物 大人物小明

多讀一篇生活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