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面設計的領域中,只要稱得上以設計當做吃飯傢伙的工作者,最感冒的除了薛丁格的抄襲(?)之外,就是靈感溜走的速度了吧,但事實上設計跟時尚一樣是有跡可尋的,總有幾種模式的輪迴,不要做壞事的話,跟著這些輪迴就不會被輕易墮入畜生道了… 有多少世紀以前的藝術品,在你眼中是不朽的?而且會發現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