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添花,重燃教魂!

紙上添花,重燃教魂!

paper_dome1.jpg?itok=6rDJ2S77
在國外,教堂的地位就如同我們看待廟宇那樣,蓋得好不好,裡面信奉的神是誰,乃至於到外觀建築夠不夠氣宇非凡都很講究,不過全世界的建築物都一樣,再怎麼經典再如何的聳立,都會被時間或是無情的戰火侵蝕甚至無情毀滅。而在這些逝去的歷史中,後人為重新定位該城市的調性與風格,紛紛找來使用不同界面的建築師,量身訂作全新的建築樣貌,有的很抽象,有的則舊地原樣重建,有的就如同今天的案例,換個皮,換個輪廓,重新問世。

今天為眾人揭示的教堂,它的設計皆來自於日本紙板建築大師坂茂,或許你會對這個名字感到非常陌生,但如果我們說起南投埔里桃米生態村的紙教堂Paper Dome正是他的作品,你就會:喔~~是他噢!是的,就是他。

paper_dome2.jpg?itok=7iuV9i3J
其實紙這個原料完全是一個意外。當年自美返日的坂茂,暫時擔任於東京Axis Gallery負責展覽會場的設計工作,而在一次負責芬蘭知名建築師Alvar Aalto的家具展規劃中,由於經費有限,無法使用Aalto一向愛用的木材來裝潢,再加上展期只有短短的三週,展覽結束後如何處理這些木材也是一個大麻煩,於是,坂茂靈機一動,改以成本低廉的再生紙製造的紙管為素材,設計展場的內牆、天花板和展示台,這次的經驗,讓坂茂意外發現紙管的強度遠遠超過想像,心想,說不定可以拿來作為建築的結構材,「紙建築」的想法,首次在他腦中浮現。

paper_dome3.jpg?itok=-a92kjCq
這是這個紙教堂的前身,承襲了歐式古典的血液,不過一次基督城在2011年2月遭遇6.3級強震,天災奪走了185條人命外,當地一座100多年歷史的教堂也被毀。(如下圖)當地民眾不能沒有集體祈禱場所,當地聖公會決定重建被毀教堂。

paper_dome4.jpg?itok=qJTt9Ixl
既然是新的教堂,而且還是出自大師之手,想當然就不能草率了事,這位愛紙的建築師在新的教堂上面,用了104根經過特殊設計,長16.5米、直徑60厘米的硬紙管當作梁柱,再用水泥、木材以及鋼筋等材料來支撐。教堂能容納700人耐用50年。據報導指出,舊教堂原是這個城市的象徵,市民們認為,這個新的紙教堂也有標誌性意義,它代表基督城的重組和重建。

不過這個紙教堂據說只是臨時教堂,該教會計劃要建造一座永久性的教堂,來取代被摧毀的原教堂,只不過教會至今尚未就新教堂的設計做出決定。

paper_dome5.jpg?itok=iz35ldwx
不管這個紙做的教堂是不是會被替換掉,甚至消失,我們這個世代共同見證的,是一個嶄新的歷史印記與開端,坂茂( Shigeru Ban )也因為紙作技術,成為現今國際最受矚目的中生代建築師之一。從東京三宅一生的展示場、兩千年的德國漢諾威萬國博覽會日本館、紐約「游牧博物館」到法國龐畢度中心新館的設計到台灣等,都可看到他精對於自然最誠實的面對與個性,下回來紐西蘭,別忘了來敬拜一下這個重生的記憶拼圖,也許,重建後的樣貌,會更療癒人心噢~



延伸閱讀    
化古老教堂為現代裝置藝術的神奇塗鴉    
教堂彩色玻璃窗花,以紙堆疊    
一眼就可以看穿的透明教堂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FunDesign瘋設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