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獲英國皇家藝術協會任命為史上最年輕的皇家工業設計師的 Thomas Heatherwick,曾負責 GOOGLE 新總部及倫敦辦公室的設計,那彷彿是一顆巨型蒲公英的中國 2010 年上海世界博覽會英國館「種子聖殿」為其代表作之一,去年落成的紐約新地標、高 16 層的蜂窩結構建築 Vessel 也是出自於 Heatherwick 之手!

當這位聞名全世界的設計師遇上日本設計鬼才 aka  nendo 主理人佐藤大,兩位大師的閒聊會是什麼內容呢?集結了佐藤大從 2013 年到 2016 年間走訪全世界、與 17 位各領域設計大師訪談的《佐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 17 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揭露了大師們那些「超越常人」的想法,也得以從中看到大師們幽默的一面!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之後設計的不是單純的建築,而是一個新的「場域」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佐藤 (有點緊張所以聲音很小)不好意思,打擾了。
Heatherwick 真的來了。
佐藤 
Heatherwick 不是啦,因為聽說「nendo 要來採訪」,所以我想該不會是搞錯了還是什麼惡作劇之類的(笑)。
佐藤 哎呀哎呀(笑),不是搞錯,也不是惡作劇啦。不過這不是採訪,只是來聊聊天而已。可以拿採訪當藉口,和喜歡的設計師見面、到別人的工作室去玩,這個企劃簡直就像美夢成真一樣。
Heatherwick 這還真不錯,原來有這一招(笑)。
(他的形象照看起來有點休.傑克曼的紳士感,本來以為他有一點恐怖,沒想到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Heatherwick 要先大概看一下工作室嗎?
佐藤 當然要!
Heatherwick 現在有一百八十個人左右,一半以上都是建築師。
佐藤 真的好大啊(汗)。這裡以前是倉庫還是工廠嗎?
Heatherwick 不是,但這建築物的狀態實在太差了,所以我們在混凝土牆面上做噴砂翻新,另外還增加了天窗的數量。但弄完之後還是不怎麼樣。
(真難得會有人把自己的工作室介紹得這麼差啊。)
佐藤 你們在這裡很久了嗎?
Heatherwick 大約八年前搬來的,但空間越來越不夠,前陣子租了隔壁棟和後棟一起用,還是完全不夠。隔壁棟是 GOOGLE 總公司的專案團隊,因為保全的關係,等於完全和這邊切割開來了。
佐藤 表示工作室的成長速度很快啊。目前有幾個案子在進行呢?
Heatherwick 現在手上有二十八件,你那邊呢?
佐藤 嗯,大概四百件吧……。
Heatherwick 什麼!?
佐藤 我的案子跟你的不一樣,都是些小東西啦(汗)。
Heatherwick 真是太瘋了。之後有機會我要跟你好好請教。
佐藤 我沒有什麼可以讓人請教的啦(汗)。對了,這一帶是哪一類的專案團隊呢?
Heatherwick 這裡是上海的大型商場喔。
佐藤 差不多有十到十五人吧?
Heatherwick 案子剛開始的時候差不多有三十五人。因為要設計的元素數也數不清,所以需要比較多人。
佐藤 也有人常駐在上海嗎?
Heatherwick 有四個人喔。我們和 Norman Foster 共同設計的大型建案也一樣在上海進行中。
佐藤 (看著模型)規模好大啊。
Heatherwick 這個案子融合了住宅、辦公室和商場,還有醫院和學校等。
佐藤 這是個很大的森林,或是應該說山呢……不知道怎麼形容比較好。
Heatherwick 是吧。建物的柱子伸出天花板,讓為數壯觀的柱子顯露出來,而每一根柱子的最上端都是一個花盆。所以整個建築群看起來就像是被植物包覆一樣。如果要在建物的屋頂種植物,通常都必須要有很大的樑,才能支撐重量,我們討論過怎麼樣的結構可以用簡單的方式來支撐負重,於是做出了這樣的設計。


① 即上海外灘金融中心(Bund Finance Centre,BFC)。
② 指的是坐落於上海天安陽光廣場、占地 6 公頃的「1000棵樹」(1000 Trees)。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佐藤 你也保留了部分附近的建築物,對嗎?
Heatherwick 沒錯,因為我們終究還是不敵自古就存在於當地的舊東西嘛。歲月所產出的紋理,或者說是一種空氣感,現在已經做不出來了,所以更要積極保留並加以發揮。
(用優美的方式解開結構上的課題,並且積極地帶入基地、周遭的脈絡與自然景觀,這在建築設計上是一種非常正統的作法,但經過 Heatherwick 的處理之後就有不同呈現,實在很不可思議。)
佐藤 你認為的建築和一般認知中的建築,在想法上有什麼不同嗎?
Heatherwick 雖然都是建築沒錯,不過其實我更想做的是一個「場域」吧。
佐藤 不是建築,而是場域嗎……?
Heatherwick 沒錯,相較於「建築」這個具體的物質,「場域」則是眾人佇留的地方,它的意義就存在於這裡。泰晤士河的「花園橋」(Garden Bridge)那個案子也是。你應該從來沒有和人約在橋上見面的經驗吧?
藤 這麼說來確實是這樣沒錯。
Heatherwick 一座想讓人約在那裡碰面的橋、願意特地出門前往的橋。
佐藤 一座作為「場域」的橋,對吧。
Heatherwick 就是這樣沒錯!我想為倫敦設計一個新的「場域」。而且整個倫敦市區裡最美的地方就是河上面了(笑)。不過當初剛接到倫敦市政府打電話來請我們設計倫敦市區時,真的嚇到了。
佐藤 我想也是吧。我是說,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笑)
Heatherwick 明年(2016 年)2 月左右應該就可以動工了。
佐藤 終於要動起來了。這個計畫引起很大的正反面意見,也討論了一陣子,你會在意這些周圍的聲音嗎?
Heatherwick 大概是到了最近才終於不太在意。
佐藤 經過倫敦觀光巴士和奧運聖火台等公共性質較高的案子之後,你已經對大眾的意見免疫了嗎?
Heatherwick 嗯──(想了一下)大家都很無趣啊。
佐藤 無趣嗎?
Heatherwick 大家都希望有所突破,但一旦出現之後卻又不想接受。應該是這種複雜的心理狀態,引發了各種或好或不好的意見吧。
佐藤 是。
Heatherwick 當時我在 RCA 學的是設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建築很感興趣。但每次看著建築系的同學用紙製作小小的模型,
Heatherwick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因為我們上設計課的時候,都要全手工做出實際上可以坐的椅子或水壺,就算還在一知半解的階段,還是透過動手實做的過程學習。但學建築的學生,不要說到工地去做什麼東西了,甚至沒有動手調過混凝土。真是太令人驚訝了。而且做的都是類似「為單腳行動不便的女性設計一棟在月球表面、位於山崖旁的無重力之家」這樣的題目,我心想,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笑)。
佐藤 (笑)
Heatherwick 我想,藉由設計解決的問題不應該是這樣的吧!看看窗外,就會發現外面到處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啊!最後我的論文甚至寫了建築教育的問題點(笑)。不論如何我還是想學建築,所以去找老師,說我就是想要實際蓋一棟建築物試試看,結果老師說:「乖乖去把模型做出來。」
佐藤 一般都是這種反應吧(笑)。
Heatherwick 但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支援中心有一個超怪的老師,他說:「很棒啊,就去做做看嘛。」
佐藤 你說的支援中心,是指產學合作計畫那種為了籌措資金而成立,與企業聯絡的部門對吧?
Heatherwick 就是那個。那個老師還說:「我幫你找錢。」
佐藤 後來你真的做了嗎?
Heatherwick 是啊。(一邊用 iPad 讓我看影像)天花板的其中一部分這樣扭過來變成牆面,一個形狀很複雜的小房子。
佐藤 當時就看得出很有「Thomas Heatherwick 信念」了呢。
Heatherwick 喔?有這種感覺嗎?但那時候真的什麼都不懂,整體造形這樣扭,窗框也要跟著扭。後來我想到一個點子,如果在鋁擠型的過程一邊扭轉的話,說不定可以。
佐藤 真是太有趣了。
Heatherwick 這個經驗對之後的案子有很大的幫助。
佐藤 你說的是用擠出成型的方式做出一整張鋁材椅子的「Extrusions」,對吧。
Heatherwick 把擠出成型時產生的炸開紋理直接當作椅子的設計。
佐藤 這是運用了在學校時的經驗呢。
Heatherwick 另外還有用橡膠做窗框,扭轉的時候一邊考量到如何固定玻璃、防水怎麼做的時候,突然「碰!」地冒出一個想法,結果我使用 3000 公尺以上的魔鬼氈將兩個曲面接合在一起喔!
 還真的沒聽說過有人用魔鬼氈來當建築外牆的接合(笑)。
Heatherwick 當時我在學校裡的工作室,默默地一個人熬夜一直做。
佐藤 一般都會被趕回家吧。
Heatherwick 警衛凶巴巴地趕我走啊,但我會繞到後面翻牆再回去繼續做,然後被警衛發現,又被趕走。就這樣一直反覆。
有一次警衛又說:「時間到了,回家!」把我趕走之後再悄悄告訴我:「還在拖拖拉拉,快爬上去啊!」他居然幫我抓翻牆的時間點(笑)。
佐藤 哇!這真是太感人了。這跟最近一般民眾對你的作品的評價很像啊,不是嗎?就像警衛剛開始叫你「快回家」,然後變成「快爬上去」那樣。
Heatherwick 最後所有人轉而變成支持嗎?這種美談放在公共建設領域裡,實在有點困難。不過倫敦街上這種無趣的狀況,跟那時候的學校非常像。
 

佐藤 你都是怎麼找出一個案子的概念呢?
Heatherwick 在最初期的階段是整個團隊一起擬定概念,大家說出自己的想法,一直往牆上貼,然後站遠一點看著整個牆面上的東西,再慢慢整合出這個案子的論述。
佐藤 這也會成為案子的核心所在,是吧。
Heatherwick 沒錯。長期下來我們會進行大量的決策,所以必須有一個可以拴住這些決策、像是某種指標一樣的東西啦。
佐藤 關於案子的論述,你會分享給客戶嗎?
Heatherwick 當然,一定要獲得客戶的理解才行。香港太古廣場這個案子也是經過每次三小時、總共超過六十次的會議才執行的。客戶必須參與到這麼深入,因此用論述作為共通語言是不可或缺的。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佐藤 我實際走訪過你的作品,讓我非常驚訝的地方是,每個案子的規模都這麼大,卻連扶手、電梯按鈕這些細節都確實反映了你的風格。一定是因為溝通得如此頻繁,才能夠做到這樣吧。
Heatherwick 沒想到你有看出來,真開心。
佐藤 最終決策應該都是你決定的,其他部分都交給團隊嗎?
Heatherwick 對啊。如果有什麼好點子的話,不管是誰提出來的都沒有關係。反而我自己的工作就是讓討論更熱絡、將客戶的觀點傳達給團隊知道。因為有時候客戶說的並不表示他們真正想要的。
佐藤 我太贊成這句話了。
Heatherwick 我想,針對這些地方做出判斷,才是大家對我的期待。不過啊,最近新進的員工好像對我產生莫名的敬意,討論變得很不熱絡啊。
佐藤 我覺得你們工作室的風氣很自由,氣氛非常輕鬆。為了讓員工完全自我發揮,你有下什麼功夫嗎?
Heatherwick 大概是不對任何事情妄下定論吧。一旦自己的想法被下了定論,人就會退縮。還有,我會盡量向年輕職員發問。發言的次數一增加,就比較不會退縮了。
佐藤 又學到一招。
Heatherwick 以前員工人數少的時候,我會想把所有事情攬在自己身上,結果反而陷入高壓的惡性循環。超過一定的規模之後,就必須放手讓下面的人去做。設計這件事需要非常認真,但是太認真的話反而會拖累了思考。創意必須非常輕盈喔。你的設計也是一樣。
佐藤 我懂你的意思。
Heatherwick 所以一定要樂觀才行喔。因為創作會遇到很多障礙,而且大多都無法照自己想的去做,你不覺得嗎?
佐藤 幾乎都是這樣。
Heatherwick 不能放任地隨他去,但一定要在心裡某個角落解放自己的思考,這一點很重要。這樣才能連結到下一次的創作,最近我真的這麼覺得。
 

佐藤大小語

Heatherwick 充滿好奇的眼神,總是骨碌碌地轉動著,從工作室裡滾落的一支筆到都市計畫,像是隨時在尋找「課題」似的,有著永遠那麼正面地肯定,卻又溫和地否認的感覺吧。一旦發現課題,他不會貼上非黑即白的標籤,而是維持著事物本來就有的柔軟性,盡力以簡潔、輕快的方式引導出一個解決方式,同時樂在其中。這樣的態度就是從容地串聯起工作室裡眾多員工的一種「論述」,也或許就是這樣的論述,形成了 Thomas Heatherwick 這麼一個大「場域」吧。

讓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一個「場域」!建築鬼才海澤維克與 nendo 佐藤大的「大師閒聊」
本文節錄自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書籍《佐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 17 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實體出版書籍。



延伸閱讀
當日本設計鬼才佐藤大遇上設計界之神 Philippe Starck!一場精彩又幽默的大師對談
產品設計、工業設計、建築都難不倒他!21 世紀橫越設計界的通才-海澤維克!
蕈狀屋頂花園木質建築!設計鬼才海澤維克操刀英國 Maggies 癌症療養中心落成
哆啦 A 夢、蕎麥麵……少了這 12 樣物品,Nendo 創辦人佐藤大就活不下去了!

大人物 telegram 大人物噗浪大人物臉書大人物IG 跟 大人物[email protected]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

DaMan Staff

美食嘉年華前進臺東好山好水!白水豆花、臺虎嗨啤、麻膳堂、野菜皇后...... 全台好料一次嚐盡

日本東京將開設亞洲首座「哈利波特影城」!斜角巷、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等魔法場景原汁原味還原

推薦閱讀

更多設計大人物

更多DaMan Staff

大人物 大人物小明

多讀一篇生活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