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威士忌,看蘇格蘭艾雷島的海島生存之道

一杯威士忌,看蘇格蘭艾雷島的海島生存之道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遠在九千多公里以外的蘇格蘭西南方外圍,有一個名為 Islay 的小島,面積為 620 平方公里,大約只有半個桃園的大小,人口數也只有少少的三千多人,然而,這座島卻以生產麥芽威士忌聞名世界,甚至還有著「蘇格蘭威士忌聖地」的美名。威士忌許多地方都有,艾雷島靠什麼獨步全球?

關於發展文創的種種難題,或許我們可以從一杯艾雷島上的威士忌,學到如何深耕厚植實力,堅持傳統、順應在地特色來發展。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充分運用當地素材  愈在地、愈國際

島上豐富的泥煤地層,是古代的動植物殘骸,經過長期在沼澤裡沉積作用後,轉變成可以燃燒的泥煤(Peat)。泥煤早期是島上居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用來生火的燃料,自然而然的也運用在威士忌的釀造過程中。泥煤燃燒的煙霧帶有淡淡的植物氣息。這股味道也隨著釀酒過程滲入了麥芽裡頭,成為艾雷島威士忌最廣為人之的泥煤味。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當地居民正在挖泥煤當作烘烤大麥的燃料

威士忌中的泥煤味,便成了艾雷島威士忌的獨特印記,只要嚐過一口,它的風味絕對給飲用者留下強烈印象,幾乎沒有其他威士忌能取代。充份運用艾雷島上蘊藏的泥煤礦產,讓它的威士忌更具特色。

四面環海的艾雷島,一年四季空氣中都飄散著鹹甜的海風氣息,在海島強風環伺之下,威士忌有足夠的條件在酒桶中慢慢熟成,對於威士忌來說是很棒的生長環境。海風賦予了艾雷島威士忌的獨特風味,在品嚐時彷彿能喝到一點點的海水鹹味,讓人立刻聯想起艾雷島的美好風光。


傳統職人精神,讓酒的層次更豐富


image credit to: wiki

自 16 世紀釀酒技術傳到島上以來,威士忌便深深紮根於此,島上的酒廠們彼此之間維持著良好關係,在市場競爭的同時,也各自發展出鮮明的品牌特色,世界各地熱愛艾雷島威士忌的饕客們,都能各自擁抱其醉心的味道。「時間」似乎不曾讓這些技藝凋零沒落,反而成為一種粹練,在這個凡事求新求變的時代裡,還保有傳統蘇格蘭威士忌文化的歷史性與人情味。

在這座島嶼的天賜恩惠之下,每座酒廠都發展出各自的歷史故事,而島上唯一仍以傳統手法來釀造威士忌的酒廠,就是位於艾雷島首都附近的 BRUICHLADDICH 布萊迪酒廠。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就像每個傳統工藝一樣,曾經艾雷島威士忌也是以古法釀製,使用當地種植的釀酒大麥為原料、用當地泉水進行蒸餾、封存後的酒桶也存放在島上,任其隨著時間自然熟成,在那個沒有高科技電腦介入的時代,每個酒廠中的師傅們肩負著釀酒的使命,希望為全世界做出最棒的艾雷島威士忌。

然而隨著時代改變,島上居民的生活型態也變了,農地改種植其他經濟作物,大麥產量銳減,酒廠也紛紛引進全自動化設備,並採購來自國外的原料,但是 BRUICHLADDICH 卻不願放棄上一輩傳下來的老手藝,更別說用電腦取代一路走來共同打拼的釀酒夥伴們,於是酒廠一度放棄獲利關門歇業,直到後來在因緣際會之下得以復廠,更在母企業的大力支持下,延續創廠時期的初衷,成為艾雷島上唯一仍以最傳統方式來釀造威士忌的酒廠,手工釀酒時期對品質的追求,即使後來進到了規格化生產,仍然保持一貫的原則。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BRUICHLADDICH 為了傳承真正艾雷島的血統,四處尋求艾雷島農民們重新耕種釀酒大麥,並以契作的方式保障當地農場的權益。從 2004 年第一位艾雷島農夫答應耕作開始,現在艾雷島上所有的大麥田都是專門為了布萊迪所耕種。


代代相傳的威士忌魂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Jim McEwan --- BRUICHLADDICH 的重要靈魂人物

前任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在這個行業浸淫了 52 年,不僅是土生土長的艾雷島人,在威士忌史上更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Jim McEwan 的熱情不只在於釀造威士忌,更表現在對於這片土地的關懷。他主導和農民建立的契作關係,把大麥帶回艾雷島上、也帶回傳統中原汁原味的泥煤威士忌,更重整規劃 BRUICHLADDICH 的釀造製程,讓這個百年品牌在復廠之後,得以在市場上建立起獨特的個性並穩定發展。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已於 2015 年退休的 Jim McEwan,把畢生心愛的釀酒事業交付給下一棒---兩位同樣也是生長於艾雷島的 Adam Hannett 以及 Allan Logan,「傳承」對於 BRUICHLADDICH 來說,早已不只是特定人士的個人堅持,而是理所當然的品牌精神了。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布萊迪酒廠的師傅,以及他們引以為傲的老戰友---自維多利亞時期服役至今的蒸餾器!

一個能夠獲得傳承的技術,對於品牌發展是至關重要的,它將職人花上幾十年累積的知識,濃縮之後毫無保留的交給後進,再從中加以改進變化。傳承,延續悠久的歷史、信譽與智慧精晶,絕對是最重要的資產。BRUICHLADDICH 的念舊,表現在釀酒的製程中,但是說到對於泥煤口味的挑戰與創新,又往往顯得十分積極且躍躍欲試,這點尤其表現在旗下的 OCTOMORE 奧特摩系列產品中。


在逆風中挑戰極致的粗獷經典

BRUICHLADDICH 的念舊,表現在釀酒的製程中,但是說到對於泥煤口味的挑戰與創新,又往往顯得十分積極且躍躍欲試,這點尤其表現在旗下的 OCTOMORE 奧特摩系列產品中,因為它的精神就是不斷挑戰泥煤威士忌的極限!

以泥煤味著稱的艾雷島威士忌,就定義上來說,只要泥煤含量超過 30ppm 就算濃的了,但是 BRUICHLADDICH 的奧特摩系列動不動就是 130ppm 起跳,而且還樂此不疲愈衝愈高,最近推出的奧特摩07.4 泥煤含量甚至到了 167ppm,簡直當成奧運紀錄在破了,這種把一件事做到極致的精神,就像當年寧願關廠不賺錢也不屈服的往事,聞得出一絲同樣的脾氣哪XD


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奧特摩07.4,擁有”很衝”的泥煤含量,配上穩重的醇黑色瓶身,既前衛又大器。


艾雷島嘉年華「Feis Ile」一角photo credit to: BRUICHLADDICH

每年的五月,就是艾雷島的年度重要慶典「Feis Ile」,是一個充滿音樂表演、威士忌、以及島嶼風情的美好盛事,這段時間,島上每個酒廠都會規劃特別活動,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們可以盡情參觀,100%體驗生活裡充滿了威士忌是什麼感覺!

對於艾雷島上的酒廠來說,他們絕不會把自己做的事認為是「文創」,但就這樣無心插柳的情況之下,透過許多人的堅持以及努力,經年累月中創造出紮實的小島經濟,反而都是文創所應有的表現。

所謂的文創,本來就不是嘴上喊喊,而應該要基於地域文化之上,以承繼土地的歷史記憶,讓傳統價值得以被延續、而不是被湮滅,從 16 世紀就開始在釀酒的艾雷島,過程中雖然遇過不少波折、受到外來因素影響發展,但這份釀酒文化還是被傳承下來、進而影響了全世界的酒饕們。回過頭來看,台灣的文創環境是否一直少了點刻苦堅持、少了點時光的磨練、少了點挑戰精神,也少了點對自身文化的重視呢?

 

關於布萊迪酒廠,以及極具挑戰精神的OCTOMORE泥煤威士忌熱騰騰的品牌官網有更多故事可以挖掘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