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吞食部】一起擺脫小清新的校園青春片,好嗎?─《模犯生》

【電影吞食部】一起擺脫小清新的校園青春片,好嗎?─《模犯生》

本片劇情大綱各位應該都知道了,就是關於一個高中資優生,收同學的錢幫忙作弊最後作到國外去的故事。不過,要講這部攀上全台單日票房冠軍的泰國小兵(相對《敦克爾克大行動》的諾蘭大軍)之前,先來講個古吧。


《史上最大作弊戰爭》。

很久很久以前,有部風靡哈日族群的日本電影叫做《史上最大作弊戰爭》,其最大賣點是由彼時正當紅的沖繩動感歌手安室奈美惠主演(對,我不會再一廂情願地認為人人都認識她了,特別是在近期接連聽聞大學生不知道周星馳、麥可傑克森是誰之後。)那是 1997 年的事,相隔 20 年後的現在,將它搭配著《模犯生》做個考古調查,倒是挺有助於理出「為什麼台灣在校園片領域一直沒啥突破」之線索。

像這兩部以學校為主場景、學生為主角的故事,皆統收在「校園青春片」的類型傘底下,而台灣電影對該題材的直接反應基本上只有兩種:一是「純愛 + 喜劇」,有時還有「懷舊」;二是「靈異 + 驚悚」,好比現在上映中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與剛殺青的《藍色項圈》,當然前陣子熱播的《通靈少女》是很棒的跨界破格嘗試,但它發生在小螢幕。

 

上述第一種組合的影像敘事風格品味,其實就是牢牢黏附著日本,並且是 20 年前的日本,或者說即是《史上最大作弊戰爭》的調性上:插科打諢的短段子、奇形怪狀的甘草人物、角色們點狀及花絮式地展現各種怪招──2013 年《愛情無全順》、2014《大宅們》和 2016 年《極樂宿舍》大致整組吻合。可以合理推論若是 2017 年的現在有人想拍作弊題材,最後拍成《史上最大作弊戰爭》的機率也是遠高過拍成《模犯生》。原因為何?恐怕就是我們長時間沉浸於昔日的日本氛圍,卻拒絕看見後來興起、同樣鄰近的東南亞文化。

 

再深入一點講,台灣校園片普遍缺乏動機明確、意圖堅定的孤狼式主角,也總是感性情懷強過理性目標,就算有目標,都得建立在《史上最大作弊戰爭》般集體的、熱血的(如保衛宿舍)前提上,所以電影中的事件無法被搞大,波及範圍亦走不出角色好友圈;到了結尾,主角會在成年後唉聲嘆氣回首當年,卻缺乏活在青春當下、直面當下的果敢。這些我們一直沒做到的,《模犯生》每項都做到了,先不用談執行力技術力,光是劇情核心價值就存在巨大的差異。

 

《模犯生》的女主角並非典型的甜美討喜款,但觀眾會隨時間愈來愈在乎、感覺愛上這個角色的原因,是她真正做了需要付出代價的抉擇,扎扎實實完成自主意志及個人成長,而這是台灣當代校園片相當稀缺的質素,相較人家的面對與承擔,我們的成長則總是帶著憂傷變成不想成為的大人、哭訴自己的人生都是「被決定、不得已」的。觀眾盛讚《模犯生》節奏緊湊、運鏡配樂有大片氣勢、年輕演員表現優異等等,其實這些好評的基礎,還是來自故事敢於讓主角淪入黑暗,也敢於讓他們把自己救起來,畢竟,只要人物有主動性,電影就自然會有說服力。

 

------作者簡介------

孫志熙
現從事電影與文字工作
吞食電影並永遠感到飢餓

 

延伸閱讀
【電影吞食部】搖滾是,活在痛苦中,但你不害怕─《WE ARE X:X JAPAN重生之路》
父愛的力量讓孩子遠離塑化劑!他為過敏兒研發無毒桌墊,送愛進校園
【電影吞食部】台灣電影可以也應該這麼做 《崩壞人生》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 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