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介中:台灣政府幫不了文創人才,真正厲害的是中國狼加台灣郎

易介中:台灣政府幫不了文創人才,真正厲害的是中國狼加台灣郎



前言
這一位平頭、蓄鬍,戴著圓框眼鏡,身穿輕便的polo衫,有著學者氣質的男子,高談「不要怕被大陸人改變,改變是雙向的」、「到大陸發展一定要找中國合夥人」、「對於文創,政府其實愛莫能助」等觀點時,卻沒有半點京片子,原來他雖然待在北京工作超過二十年,卻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人。他是易介中,頂著十數個頭銜與豐富的跨界經歷,並帶著對於家鄉的愛與社會主義的理想,於今年初回到了台北招募團隊,成立APACC,準備掀起一場兩岸文創的革命。




依您的經驗與觀察,對於目前台灣文創產業的發展有何看法?若以城市而言,台北的文化資本和設計師的核心競爭力所在為何?

台灣有很多很有才華且埋頭苦幹卻不知道自己是個大咖的「98度C人才」,當然也是有很自負卻沒有本事也沒世界觀的人,但相對來說,前者還是多了一些。所謂98度C的人才,具體來說是指那群有經驗、能力和膽識,雖然仍有些自古以來人才都會有的不合群、狂妄與偏執,但因見過天下之大,一山還比一山高,個性已圓融許多並懂得感激,且較能融入組織的群體生活。就像是98度C的水,只需要再提供一些資源或是勇氣,就能夠沸騰,將才華完全發揮。

至於這樣的人才和其他地區不同之處,在於台灣的人才極重視生活,甚至到有戀物癖的程度了。台灣是全球文化混合體,從大街小巷林立的美國、日本、韓國、英國等各國商店就可以知道:台灣雖小,卻可以輕鬆買到世界各地的商品。而台灣大概也是全世界建築(外)立面最複雜的地方,可以和諧地融合十幾種風格和材質進行混搭。大概也就是在這樣物質不虞匱乏的台灣社會,這裡的人才比其他地區更懂得物件的設計與使用、生產。

我常常開玩笑說:「離監獄越近的人越有錢」,大陸有很多創業家不怕輸、敢賭,習慣猛烈與殘酷競爭,完全能夠適應這個叢林法則的狼性世界,而台灣人相對保守、謹慎許多,也許就是膽小與不願意吃苦,膽小不吃苦還想創業,簡直是國際笑話。




關於台灣適合站在全球產業的哪一個位置,我有一套稱作「第三棒」的理論──若將產業鏈,以接力賽觀之,台灣站在第一棒的位置毫無優勢。第一棒需擅長蹲踞起跑,也要會跑彎道,簡單說來需要快、狠、準。如果不夠強大,甚至連參賽資格都沒有!可能在門口被擋下、被蓋布袋打暈、參賽資格莫名其妙沒審查通過而寸步難行,或是上場後被收賄的裁判判定為犯規叫下場、被其他選手使詭計而摔倒等種種奧步打亂計畫。第二棒則需要加速度強、衝刺,負責與對手拉開距離,壓軸的第四棒同樣需要加速度強,更重要是強烈的求勝心。

第三棒,確定前面有棒可接,比較穩定的狀態時,需要跑彎道卻又不似第一棒,沒有太多人關注這樣的寂寞位置,最需要靠擁有經驗與較高的心理素質的選手來擔當,這樣的位置最適合台灣人才。我們設立的亞太財智文創中心 APACC (以下稱APACC)的定位就是扮演一個好教練,帶著各種第三棒特質的優秀選手們一同拔得頭籌。第三棒可以拿到與第一棒相同的獎牌、獎金的時候,教練一樣名利雙收。


舉例來說,建築追求「堅固、適用、美觀」,大陸建築設計團隊可以負責堅固與適用,而美觀可以由台灣團隊來設計,這樣的組合便是上述所說的──能夠在比賽中勝出的理想團隊。
 



參與大陸文化地產建設的過程中,為何開始關注,甚至興起帶領台灣文創團隊與大陸合作的想法?

一是單純以商業考量,二是為自己,也為了家鄉。

商業考量而言,主要是因台灣開放自由行而產生的改變。台灣開放自由行後,讓大陸社會的菁英階層看見了台灣之美和機會,興起了想要與台灣接軌、合作的念頭,但交流需要有合適管道,因此我創立APACC,即是希望協助兩岸人才瞭解彼此,做為溝通、合作橋梁的位置。

同時也因為我出生於台北,這裡是我的家鄉。為了自己的下一代著想而開始思考,從很實際的角度考量,如果大家把核電廠都關了,未來台灣只能是一座創意之島,沒有其他的出路,而創意是一個思考模式。台灣文創人才可以不用緊張,拜網路與科技發達,現在不是想要與大陸合作就一定非得飛過去、搬過去不可,台商血淚史可以結束了,現在是新台商時代。

再者,我實在看不慣(金錢)只進不出又不趕快退休的台灣有錢人。談到投資,他們更喜歡買房地產,炒樓雖然會賺到錢,卻不會增加太多有創造力的就業機會,對社會貢獻實在是太少。

相較之下,年輕人從不被關心,滿腔的熱情與創意無處傾瀉。社會上各種關係都應該要「贏得尊重」,這也是APACC的企業文化,我們認為尊重需要用贏來的,而不是倚老賣老,或以為錢多說話就大聲。也憑藉著這一股路見不平,才跳進來希望改變這種現狀。




我們都瞭解大陸市場廣大,更多如北京的城市大氣粗糙而機會豐富,但該如何正確地看待並評斷大陸市場呢?

如果你沒有帶著核心競爭力與無法複製的專業技術時,一定要帶著有思考能力的資金來到大陸,千萬不要以為可以空手套白狼。文創產業是少數能以資源(人才)和資本對抗的產業,例如近期非常紅的電影《刺客聶隱娘》台灣導演侯孝賢和大陸資金合作的案例。
 



您曾在書中提過政府對於文創經濟應該要做的三件事情,那對於民間是否有建議該自救的事情?

缺乏財富與智慧,文創也就只是個包裝。此時台灣政府的角色很尷尬,因為它是既沒有財富也沒有智慧。因此對於文創,台灣政府事實上是愛莫能助的。

文創是需要人、氛圍和實際互動的,以「紫藤廬」為例子好了,有多少導演在那兒橋電影劇本,有多少社運份子那兒高談理想(摘自維基百科:紫藤廬為台灣民主運動「新生代」聚會的場所,民主進步黨美麗島系諸如林濁水、范巽綠等人常在此聚會。此外也是許多文化人、藝術家最初的立足點),可謂真正歷史悠久,實至名歸的文創咖啡店。

補充「政府對於文創經濟應該要做的三件事情」:
(1) 培育出好的文化創意產品消費群體;(2) 要有急救型的政府預算來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3) 最重要的,要把與文化創意相關的教育體制徹底革新,寧願錯傷幾位「名師」,也要用集體下崗的魄力來面對目前令人不堪的文化創意教育師資。
──摘自 易介中《中國城市文化臉皮書》





您認為台灣哪些類型(或具備哪種素質)的品牌或團隊特別適合到大陸市場發展?

一般來說,大陸擅長大創意,包括策畫、創意和市場規劃等宏觀思維,相對之下台灣缺乏可以發揮大創意的社會經濟環境,但專精於小創意,也就是執行創意、設計等細節。

至於適合創業的年齡,大陸比台灣至少年輕了十幾歲。大陸的創業家很多都是二十歲左右,可能大學畢業後就立即創業,甚至也在學期間就開始創業的也大有人在。

而台灣我覺得在三十五至四十五歲左右最合適,因為這時累積了十幾年的工作經驗、能力與資源,也擁有正確的心態,更厲害的是台灣創業家幾乎永不退休(笑)。而四十五至五十五則是人生才華最顛峰、成熟的黃金十年,所謂「成熟」,是指知道自己幾兩重,尤其是瞭解自己特別不擅長何種事。

其實未必要一窩蜂走大陸全民創業潮的那一套,思考清楚自己想要的,過小資生活也未嘗不是壞事,台灣年輕人確實缺乏許多創業的綜合環境優勢,不要隨便興起創業的念頭,這會毀了一大批年輕人。若有志在創業的年輕讀者,建議你先找到導師,並專注某一件事,從工作中學習技藝、經驗與態度。




現在是否是台灣文創人士進入大陸市場的最好時機?為何?

「我覺得台灣在大陸的機會也就是剩下這幾年,其實早就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機會。目前大陸還有一些人相信在台灣生活的人更有文化與更有能力及經驗讓文化產業永續經營。當然,台灣確實也有令人佩服的文化產業團體,但是由於空間與時間的巨大差異(其他章節以日月潭與海洋比喻此巨大差別),台灣文化團體如果不針對大陸環境有完全新的發展戰略與正確的心態,還在「坐鎮」台灣,靠所謂大陸通的台灣人常常充滿偏見與私心地判斷市場,想想就很可笑。」──摘自 易介中《中國城市文化臉皮書》

逝者已矣,過去錯過的時機先不談,但至少相對於未來的現在,的確是最好的時機。如先所述,大陸41個開放自由行的城市,那些深度體驗過台灣的菁英階級,瞭解到台灣文創產業之美,將會積極開創與台灣的合作機會。


關於兩岸文創產業的對接,想請您談談您心目中最佳的發生背景環境與條件為何?

當雙方都逐漸成熟地認知到自己的不足,就可以順利進行「能力」和「資源」上的互補,產生綜效。特別強調,若一方僅能提供純粹的錢卻沒有市場資源,是不該隨便接受投資的。且不需要互相猜忌,台灣人很容易擔心企業文化因為對接而發生變化,但別忘了,改變是雙向的,互相影響的。可能跌破大家眼鏡,我的經驗是許多台灣人加入的大陸公司最後反而變成「台灣文化公司」,而且是具有北京效率文化台灣溫和文化的公司。你當然也可以去改變對方,為什麼要害怕改變呢?積極擁抱改變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一直認為在兩岸對接上,團隊若是25%的台灣人才配上75%的大陸人才,這樣的比例為最好的組合,而大陸也普遍接受人才團隊的乾股(技術股),也就是營運人才團隊的分紅比例佔25%本身就很合理,因此大陸能比大多數的台灣企業開出更好的合作條件。


請給有意願投入大陸市場的文創人士提供一些建議,例如該有的態度或是談合作的眉角、注意事項。

1. 找到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的中國合夥人。
2. 將大陸設想成一個嶄新的世界:例如印度,並要徹底地進行市場調查與研究,包括生活方式與商業模式等。千萬不要一視同仁將台灣經驗來看待大陸,因為大陸居民很可能是和你除了語言相通以外,世界觀、價值觀和生活觀完全相反的一群人。譬如,兩岸民眾對美日俄的看法差異之巨大,我在北京二十一年了都沒有辦法完全習慣。大陸人民普遍有著不是獨尊儒術的思想,並有著強者為王的叢林生存思考邏輯(其實全世界都差不多,因此在國際競爭上,台灣文創人才總是那麼狀況外),而此時APACC就是雙方很好的翻譯家。
3. 不要當老大:這裡並不是「不要出頭」的意思,該出頭的時候還是要出頭。這麼說是與大陸人才合作打開大陸市場的這件事上,你永遠不是老大,所以不要當老大,當老三挺好的。
 



對於想要像您一樣往文創產業的多領域跨界人才發展的人,該從何領域切入,是否可以給些建議?

不開玩笑,最快的門路就是去房地產代銷公司(如新聯陽、甲山林等)上班。

房地產的社會人事物文化的主體,同時也是華人最關注的行業,並涵蓋食衣住行育樂所有面向,到那兒肯定會比進一般企業可以學到更多技能與經驗,也能開拓最廣的視野。這也是為何之前台北市都市發展局局長林洲民會喊出「我就是文創」這句話,他說的一點也沒錯啊。

除此之外,從事房地產還可以認識到這城市資金最雄厚的朋友,並見到很多很多的「大錢」,風格品味若能獲得其認可,將能累積最大尾的人脈。目前台灣的危機是文創總是被高科技綁架,政府與人民應該投入更多關注在房地產業,因為有文化底蘊的房地產業才能真正成功地造鎮或活化城市。
 



最後,想請談談您創立APACC所期待邀請的團隊與終極願景。

所有面向生活型態的產業都熱烈歡迎,因為這是做這一行最大驚喜啊!預期、設限有什麼意思呢?但一定看基本的人品,如何看其實不難。觀察他獨處的時候做的事,以及和來往的朋友,就能大概略知一二。同時要能認清大陸人才濟濟而且期待與他們合作,還有不會跟人民幣過不去,這樣的人就有了合作基礎。

為了找到98度C的人才,我們在東門站租下一整棟建築打造這個平台,設計成一樓認識,二樓交流、上課,三樓合夥(合夥人共同工作空間),四樓則是戰略發展研究。裝潢營造小資感的舒適氛圍,並於一樓創立台灣第一個兩岸友善空間-「亞太文創蟲洞」,取此名是希望讓訪客可以一進門,就像是抵達北京一樣親切、方便。

創造APACC的念頭很單純──給有想法的人一個可以創造價值的地方。

創造便是0和1的問題,沒有作品根本不必討論,因此我們特別鼓勵無私和分享。很多人都很驚訝APACC一樓的咖啡可以無限暢飲,不會被喝垮嗎?我都會說「咖啡能值多少錢?當我們請朋友喝一萬杯咖啡的時候,就是公司上市的時候。」

我們協助人才找有資源的錢(而不是純粹的錢),雙方聚集在一起,透過非常實際地合作成就事業。我個人特別厭煩參加交流會或論壇之類的活動,現場總是名片到處飛,每個人都表現出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結束卻杳無音訊,根本在浪費各自的生命和感情。若真的雙方都有興趣,最有效率的做法應該是,把信用卡刷下去立刻成立合資公司,立刻確認合作關係。問題是台灣人多半害羞且不敢也不懂得談判與談錢,而大陸人多半談生意比較生猛,所以才會有搭設橋梁的想法。

因此APACC不從事媒合,而是直接參與發展戰略的股東,也就是所謂的合夥人。以股東的身份,協助團隊找到最適合的人管理公司,並找到最好的資源。我們第一個進駐團隊是一個富有才華的工業設計公司,三年來一直從事藍寶堅尼的手機與耳機的高端設計工作,我們正在以遠高於他們期待的條件慎選大陸的投資合作夥伴。

2011年自由行開放至今,有三百多萬自由行遊客到台灣。想跟台灣各個產業尋求合作的以保守的百分之一來算好了,至少也有三萬人,APACC這個媒婆,若能搭起鵲橋,成就這三萬人與台灣人才的緣分,也是好事一樁。畢竟,連梁靜茹都高唱「愛真的需要勇氣」,同樣跨境合作也需要勇氣,而我們可以擔當這份勇氣。

期盼未來能帶動兩岸文創人才對接的風氣,最好從信義路一段到四段都有這樣的公司,這還只是小願景。大願景是兩岸文創人才合作影響全世界,讓台灣人的資本家知道只會買賣房子真是把台灣帶上絕路,把錢拿來投資人才才會讓社會真正的進步。


易介中簡介

台灣台北人,台科大建築學士、南加州建築學院建築碩士、中國中央美院藝術史論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中心哲學博士後研究員。長年在大陸從事城市整合行銷、文化創意產業(園)投資與策劃、住宅與商業文化地產投資與策劃、城市規劃與建築設計、設計品品牌投資與策劃、影視投資與策劃等創意核心工作。曾參與多達70多項的房地產及文藝項目的策劃、設計及顧問,如798藝術區、宋莊藝術區;舉辦10次以上的聯展、個展和上百場研討會,同時也是位以批判聞名的文創產業觀察學者。2010年籌組大都略城市整合營銷機構,擔任首席創意官。2015年起創辦APACC亞太財智文創,致力於打造兩岸文創對接的平台,若想了解更多資訊,歡迎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