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釀出對土地的無限眷戀,傳統工法蘇格蘭威士忌釀酒師

一手釀出對土地的無限眷戀,傳統工法蘇格蘭威士忌釀酒師


在經濟效益的影響之下,商人為了追求最高利潤,造就許多看似理所當然的選擇,但是世上總不乏一些固執的「傻子」,成本對他們來說並不是絕對考量,反而是一種無形的情感驅使著他們前進,比起普通的工作者來說,他們更像是一群守護者,守護著心中認定的價值,這類特殊的族群常見於身負傳統技藝的老師傅們身上,例如匈牙利手工製鞋師或日本傳統工藝木匠,然而有一批人也擁有同樣擇善固執的精神,就是來自以威士忌聞名的小島---蘇格蘭艾雷島上的布萊迪(Bruichladdich)釀酒師們。



威士忌在世人心中各有不同意義,對調酒師來說,它像是食材原料,可以變化出風情萬種的雞尾酒,或是成熟人士鐘愛的純飲;於普羅大眾來說,琥珀色的酒液代表了 Friday Night 的狂歡或獨處時的自我對話,但是看在布萊迪的釀酒師們眼裡,威士忌早已超越烈酒的既有表象,昇華為同血同種的原鄉情懷了。



布萊迪 Bruichladdich 是島上的酒廠之一,艾雷島(Islay)是重要的蘇格蘭威士忌產地,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矗立著八間酒廠,幾乎每間都擁有數百年歷史,在這樣的風土民情之下,自然孕育出許多釀酒人,然而布萊迪酒廠的釀酒師們則有個很有趣的共同點,就是他們統統都是在這座島上長大,甚至在一間酒廠內位居重要職位的首席釀酒師,也是土生土長的艾雷島人,這在一個需要特殊專業技巧的行業來說,絕對是相當少見的情況。



一群來自同一塊土地的人,在島上存在數百年的蒸餾酒廠中,用著當地農場的大麥以及水源為原料,製作出舉世聞名的艾雷島威士忌,從某個層面來看,說他們和布萊迪威士忌都是喝著艾雷島的水長大的,似乎也不為過,這樣浪漫的聯想可不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實際上,這群在布萊迪酒廠中工作的艾雷島人們就是這樣認為的!



我們都說,所謂的「職人」其實就是一群浪漫的傻子,但正是這群傻子,才能讓生活在快速時代的我們,還能感受到各種傳統的美好。在布萊迪酒廠的作業流程裡,沒有氣相層析儀偵測酒精濃度值,也沒有色度計觀測釀酒槽中的酒液色度,他們不用標準的電腦儀器,而是大量倚重人員的經驗與專業,因為機械雖然方便快速,但它絕對無法複刻出艾雷島的靈魂與精神,那是唯有同樣生長在艾雷島、以這塊土地為榮的人,才會擁有的情感。






我們都知道,工作的成就不完全靠實質的收入報酬,更多時候是一份認同感,這點在 Bruichladdich 酒廠中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Bruichladdich 對於「原產自艾雷島」有著出乎意料的堅持,釀酒大麥來自附近的農場種植,儲酒倉庫也設置在本島,就連裝瓶貼標的作業也在廠內完成,對於一個以艾雷島為榮的人來說,這種不屈服於成本的作法是對這塊土地的尊重,而如果是個以「艾雷島威士忌」為榮的人,肯定會對 Bruichladdich 這樣帶點瘋狂的策略感到由衷讚賞,事實上,隨機在酒廠抓一個人詢問對這份工作的看法,大概都會得到同樣的答案。

「這是個令人感到喜悅的環境,你做著真心喜歡的事情,製造人們喜愛的威士忌,還有薪水拿(笑),你應該懂那種感覺」。


「從原料到成品,看著它一步步成型的同時,彷彿也看到自己成長的模樣」,在 Bruichladdich 酒廠工作的人們心中,存在著對生養自己的這片土地存著眷戀與感謝,讓製造出來的威士忌除了籠罩在艾雷島的自然禮讚之下,還能擁有更深層的故事與情感。

記得曾聽過一個說法,認為食物會感染到人類的情緒,一碗天天被讚美的米飯將會有更棒的香氣與口感,那麼或許我們也能這樣假設,在一個充滿喜悅與被祝福的環境中孕育而生的艾雷島威士忌,除了泥煤與海風之外,你還能從中感受到更豐富的情感,就像由德國老工匠悉心打造的手工皮鞋,或者日本木藝師傅傳承了百年的木造工藝,那是傾注了艾雷島靈魂的溫度,吸引著擁有相同磁場的人一同沉醉其中。
 

 

延伸閱讀
內建艾雷島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萊迪」原於土地,忠於靈魂
從酒空晉升為雅痞!關於艾雷島威士忌的五四三小事(infographic)

 


大人物網站提醒您!



延伸閱讀
讓人驚嘆感動的傳統工藝之美-「寄木細工」
從第一刀到最後一劃,四百多年日本木頭娃娃製作紀實
手工訂製鞋的優雅與迷人精準度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臉書」跟「大人物G+」你....還沒加嗎?
若想分享創意或新聞訊息,歡迎寄至daman@funmakr.com